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九爺,夫人又驚艷全球了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她三步並作兩步,在車門關上的前一秒掰住了車門。

邵九霄臉色瞬間沉冷下來,「手不要了!」

如果不是他眼疾手快撐住了門,車門險些夾住她的手。

秦暖暖被罵得一臉委屈,心裏卻是甜的。

她上車。

因為邵九霄堵在那裡,她手腳並用直接從邵九霄的膝蓋上爬到了裏面。

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動作撩起了薄薄的睡裙,幾乎露出裏面的小內內。

驟然,邵九霄「砰」的砸上車門,狠狠將人按在自己的腿上。

對上那雙澄澈無辜的眼,他咬牙切齒的質問,「秦暖暖,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一個月前,眼前這個小東西還尋死覓活的非林羽博不嫁,忽然有這麼大的轉變。

他不信。

他認識秦暖暖整整七年,從她十一歲還被一個人扔在鄉下老家開始就關注她。

這小東西是什麼性格他清清楚楚,絕對不會因為第一次給了他就會放棄林羽博。

然而秦暖暖並沒有被他的驟然暴怒嚇到,反而是舔了舔**嫩的嘴唇,緩緩摟緊了他的腰身。

下巴點在他的胸口,仰頭一雙黑漆漆的水潤眸子就那樣看着他,「我要和你交往。」

邵九霄沒動。

星海般深邃的瞳就那樣看着她,看不出一絲絲情緒。

秦暖暖知道他不相信自己忽然的轉變,因此沒有再糾結這麼快告訴他自己愛他。

她只是婉轉得補了一句,「反正目前的情況你是不能放開我了,我想過得好一點,所以我們像正常人一樣交往,好不好?」

這是她的退而求其次?

溫熱香軟的身軀就那樣抱着他,她的身上帶着一種誘人的香味,讓他幾乎沉淪其中,欲罷不能。

他閉上眼,不語。

秦暖暖緊張的盯着邵九霄那張俊美無儔的臉。

終於,邵九霄點點頭,吐出一個字,「好。」

秦暖暖內心歡呼。

她立刻道,「那你先送我回家!」

這話一出,邵九霄的眸底划過一抹暗沉,握着她腰的手用力了幾分。

「這就是你的目的?」

她還是想要逃開他。

秦暖暖嘆口氣,她上輩子怎麼沒發現,邵九霄這個人還真的是沒有安全感的讓人心疼。

「我不會逃的,但是秦家大宅是我外公留給我的遺產,我要奪回來!」

特別是那枚印章,那裏面有母親的傳承。

秦暖暖攥緊了小手。

上輩子,害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我幫你,」邵九霄說。

可秦暖暖卻是搖搖頭,「我自己可以,給我時間好不好?」

這輩子她要站在金字塔的巔峰,做一個能夠和邵九霄真正並肩而立的女人,而不是做他的金絲雀。

……

……

車子調轉方向,朝着東區駛去。

在車裡換了T恤長褲,秦暖暖在秦家大宅附近一處隱蔽的小路下車。

她知道,邵九霄卻一直沒有離開,而是一直在看着她。

為了這段時間的自由,秦暖暖和邵九霄簽下了好幾條不平等條約,否則對方也不肯輕易放自己的回來。

按響門鈴,大宅的鐵門很快打開。

秦父帶着情人徐夢晴和秦安可興沖沖迎了出來,卻看見秦暖暖孤零零一個人站在大門口。

沒看見邵九霄,秦父皺起眉問道,「暖暖,九爺呢?」

不等秦暖暖回答,秦安可忽然興奮的沖了上來,抱住了秦暖暖,「姐姐,是不是九爺終於放過你了?」

聽到這話,秦父原本就難看的臉色更加陰沉了一些。

他銳利的眸光盯着秦暖暖,質問她,「就是因為你和林少私奔觸怒了九爺,所以他不要你了?」

秦暖暖抬頭,望着比自己高兩個頭的微胖中年男人,勾了勾唇角,「你都知道了?誰告訴你的。」

身邊,抱着秦暖暖的秦安可眼神飄忽了一下。

秦暖暖看在眼裡,推開秦安可,冷冷道,「你說出去的?」

秦安可立刻眼淚婆娑,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不……姐姐,你聽我解釋。」

如果是上輩子,一看見秦安可流眼淚,秦暖暖就心軟了,無論她做錯了什麼事情都可以原諒她。

因為爸爸跟她說,妹妹是媽媽拚命生下來的,是媽媽的傳承,所以要好好疼愛妹妹,她作為姐姐要承擔起母親的責任,多讓着她。

所以,即使媽媽過世之後她馬上被扔到了鄉下她也不怨恨,反而經常給妹妹寫信,甚至努力賺錢想要帶着妹妹離開秦家。

畢竟,他們的爸爸早就出軌了,她害怕秦安可受委屈。

可是……

她發現對待熊孩子暴力比溫柔更有用。

「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出賣我!」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落在秦安可臉上,秦暖暖半點沒留手。

秦安可退後幾步,摔倒在地上。

徐夢晴心疼得趕緊上去扶,「暖暖,你自己心情不好也不能拿妹妹出氣啊,安可她也是關心你呀。」

徐夢晴避重就輕一番話,登時讓秦父大怒。

他怒斥,「秦暖暖,你自己做錯了事還要怪你妹妹,你這個孽障!」

幾步上前,揚起手就要朝着秦暖暖臉上抽去。

秦暖暖一閃身,秦父眼睛一花,落下的手就打空了。

他暴跳如雷。

面前的秦暖暖卻仍舊是一臉平靜,「爸為什麼不問問你的好女兒,幫着我和林羽博私奔的人是誰?」

打開邵九霄還給自己的手機,秦暖暖手指飛快在屏幕上點動,很快黑進了秦安可的手機。

她知道,秦安可當時錄音了,就是為了剪切之後給邵九霄告狀。

而她修復了被刪除的錄音,指尖點下最後一個鍵。

秦安可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起。

「姐姐,你和林少逃吧,離開這個城市你們就自由了……」

錄音里明明白白,秦暖暖當時不想走的,全都是秦安可攛掇的。

秦父愣住。

回頭,他怒聲問秦安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公司的存亡面前,即便是他再疼愛這個小女兒,也壓制不住火氣。

被秦父斥責,秦安可的淚水瞬間滾落下來,划過她秀美的臉龐,滴答滴答往下掉。

她哽咽着,「爸爸,我知道錯了,可是姐姐她總是對我說討厭九爺的話,我看她實在是太愛林少了,所以才幫她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邊哭一邊清晰的洗白自己把所有的鍋都甩給秦暖暖。

深吸口氣,秦暖暖打斷了秦安可的哭訴,步步逼近,一把拎住了秦安可的衣領,一下子就把人提起了起來。

「秦安可,你恨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