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艦娘:餘生請多指教,指揮官第1章 滿級肝佬不會被賽壬詐騙在線免費閱讀

艦娘:餘生請多指教,指揮官第2章:黑心商人明石在線免費閱讀

夜已深,城市逐漸變得冷清,街道上也少有行人,但這與在一棟標準宿樓正在碧藍航線大建的滿級肝佬白宇並無太大關係。

少年用力揉了一下有些酸澀的眼睛,隨即打了一個哈欠,有些許睡意襲來,讓少年有些招架不住,用力的搖晃腦袋後,拉開電腦旁的凈化者周邊同款啤酒的拉環,少年灌了一大口後,頓感精神大振,有些疑惑地看着瓶裝上Q版的凈化者圖案,又點了點頭。

「不愧是我花了9.9買的同款碧藍航線飲料,只不過啤酒的度數不是只有幾度嗎?怎麼喝着跟紅牛似的……算了,接下來就是我抽卡的時刻了!!!」

迅速的將手中的啤酒灌完,白宇移動着鼠標操控着屏幕中緩緩指向構建的頁面,看着屏幕上的羅馬,白宇不禁流出了口水,略微擦了一下,白宇迅速的將20顆心智魔方連同物資幣投了進去。

瞬間屏幕上划過了一道道流光,十艘艦船,前面八艘都是藍色與白色,白宇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當看到第九艘是紫光的時候,又是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好,還沒等白宇反應,剩下的兩艘船果然也毫無意外的歪了。

寂寞的夜裡,一片寂靜,白宇無力的癱倒在自己的桌子上,看着屏幕上已經歸零的心智魔方,不禁在心中留下了傷心的眼淚。

這時在郵箱里顯示出了一封未接收的郵件,白宇隨意的打開,突然被眼前的金光給鎮住了,立刻如同刷新了世界觀一般,畢竟誰家郵箱里能發金皮艦娘,還是羅馬?

立刻又仔細的閱讀了這篇文件:尊敬的指揮官先生您好,這裡是碧藍航線官方,我們將有一個線下特殊活動在您附近的沿海開展,需要您現在到沿海尋找一個官方的標誌,等到您成功找到後,我們會立刻在郵箱里贈與您100枚婚戒戒指,用來,作為參加這次活動的獎勵,時間截止到一點前,請速來!

耐心的讀完了這篇文件,白宇表情怪異,這怎麼看怎麼像詐騙?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覺得好有道理,難道是喝啤酒喝的腦子都不正常?

正當白宇遲疑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突然自己的手機傳來了呼叫,順勢接起了手機中的電話,只聽見電話中傳來了一個十分清靈又帶着些嬉戲的聲音,聲音的主人這樣說著。

「作為指揮官先生,你不應該為您的滿好感度的艦船提供戒指嗎?請相信我……你想除了官方,誰還能在郵箱里給你發一隻金皮艦娘呢?」

沉默,還是沉默,有着奇奇怪怪思想的白宇,不知道為什麼瞬間就相信了這個聲音的話,拉起散落在床上的外套,套上之後便急匆匆的趕了出去。

白宇略微抬頭等着電梯的時候,看着手上的手錶,顯示着已經是0:24。等到電梯上來後,迅速撐出了電梯的白宇,在電梯開門的一瞬間,便沖了出去,騎上了自己的小電車,朝着沿海的方向駛去。

別問他為什麼會信,都玩碧藍航線了,他怎麼可能不信,那可是100個戒指,作為一個錢包空空的肝帝,簡直是……反正就是無法抵抗,再說除了官方誰還能往郵件里發東西?

帶着奇奇怪怪的邏輯,白宇迅速的來到了海岸邊,看着周圍漆黑一片的,沙灘遠處,海洋呈現出深暗色,如果不是手中的手機還殘留着一些電量,照亮了海岸,說不定周圍會是漆黑一片。

正當白宇思索着該如何找到那個所謂的官方標誌的時候,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在一片漆黑的海岸邊,離白宇不遠處,一個散發著淡淡幽藍色光芒的圖案閃耀着,距離雖然不是很遠,但白宇還是看不清,走近了才發現,是一個奇怪的圖案,但略微思索一下,便認定這就是所謂的官方圖案,仔細看了一下,試探性的踩了一腳後,並無絲毫反應。

又過了一會兒,正當白宇想着該不會是某個沒有睡覺的官方人員來忽悠自己的,剛轉身準備離開。

殊不知,在不遠處的海洋里,一隻幽藍色的水母正以極快的速度向自己衝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這隻水母幽藍色的身體重要,呈現出一股特殊的銀白色,流動着如同水銀一般絢麗。

終於,水母衝出了海面,朝着白宇的方向猛地撲了過去,但可憐的白宇此時正還罵罵咧咧的拿着手機吐槽着,下一秒手機直接飛了出去,整個人被水母包裹了起來。

那一瞬間,白宇想到了自己這一生,所有能夠形容現在的情況,他真的想大喊一聲:騙子,都是騙子!大半夜還騙人,這是要把我送到某地,嘎腰子嗎?

但逐漸的,他的意識逐漸模糊,昏迷了過去。水母包裹着白羽又遁入了海洋,朝着深海處遊動着,終於來到了一處極黑的海淵下。

水母瞬間將自己裹挾着,化為一個圓球狀,猛地向海淵處俯衝向著深處進發,不知過了多久來到了一處,散發著銀白色與星空般複雜顏色的交匯之處。

一道裂縫悄然的出現在了這裡,如果有人能在某地看到這裡的狀況,便會驚呼如同科幻小說般所說的時空裂縫,幾乎並無差別。

水母控制着身體**銀白色的液體,覆蓋在自己的面前,猛地向裂縫中衝去,那一瞬間,裂縫似乎被強行擴大了,但隨即伴隨着如同燒滾的開水一般,開始沸騰了起來,但很快水母還是成功的沖了進去。

但是並不是完全成功,至少它身體的大部分已經留在了這片裂縫之口前,幽藍色的觸手殘肢散落在海淵底下,從海淵口處向深處看去,如果能夠使用極高倍率的望遠鏡,並且能在水下通視的話,你便會發現,在這漆黑的深淵之中,那耐人尋味的一抹幽藍色。

在一處無法形容的空間之內,那似乎是身處在銀河之中,但周圍被銀白色所裹挾着流動,大大小小的顆粒微粒隨着流動而粉碎,聚合似乎在演繹着物質的重生與構造,演繹着生命的誕生與毀滅。

白宇被這片銀白色的寂靜空間所裹挾着,沉沉的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睜開眼,看到身旁一個光團大小的物體,在圍繞着自己做着不休止的圓周運動,頓時一種奇異感湧上心頭,又茫然的看了看周圍,頓時,恐懼感與無邊的孤獨感襲來。

它在顫抖着,因為他無法探知這裡是哪裡,他在顫抖着,因為他甚至不知道身處這片空間的她還有何意義。

引用現實的一位偉人所說的,在名為黑洞的奇異空間內,時間與空間已經失去了其應有的價值和意義,此時的他,也許正試用這句話。

過了許久,他才注意到身旁圍繞他繞轉的圓球,似乎擁有生命一般,仔細看的話,似乎擁有一隻眼睛,那隻眼睛也許只是略重於圓球本身的顏色的一圈光環,但白宇必須相信,也只能相信這隻因白色的光球是有生命的,因為那樣它才能說服自己,不至於崩潰,至少不至於再次崩潰。

有了這樣的想法,白宇試圖與這隻圓球交流,他與他說了很多,但回應他的只有那無休止的運轉。

終於在白宇再一次支撐不住的時候,他沉沉的睡去了,但這時光團卻悄無聲息的改變了它的運作,如同真的擁有了生命一般,他緩緩移動着脫離它原本的軌道,輕輕地用着它那不知是物質實體還是如靈魂般的身形,想要觸碰白宇,但似乎是力氣過小,白宇只是沉睡着。

終於又不知過了多久,當白宇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的光團似乎真的擁有了生命,它輕輕的撞擊了幾下白宇,但這足以讓白宇欣喜,在接下來的時間,也許並不能用時間來定義的時間裏,他教會了這團光團說話,雖然只是簡短的短句,但他卻覺得十分有意義,因為似乎也沒有比這更有意義的事情。

又不知過了多久,足以讓在碧藍航線世界裏將白宇試圖詐騙過來的賽壬們忘記白宇的存在,他們精心準備的棋局也隨之破壞被擱置的漫長時間。

光團被白宇命名為糰子,突然,在某一時刻,糰子用斷斷續續的語言向白宇說了一句話:白,傷心,想家,回去,糰子,可以,幫忙……

聽到這斷斷續續的話後,白宇瞳孔猛地放縮,急忙將糰子抱在懷裡,讓它幫助自己回去,當屯子又斷斷續續的詢問白宇要到哪裡去,白宇低下頭認真思索後,便決定以那隻水母為坐標,前往它之前前往的地方。

殊不知,他們所在的乃是空間與時間的空隙,無數的時間與時間便在這些縫隙孔處得以連通,而也因為這樣,白宇成功的遠離了自己的家鄉,來到了那個未知的世界,那個艦娘存在的世界。

(要穿越了,純愛黨萬歲!!!艦娘老婆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