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悍狼 第七章 惹不起_克冉小說
◈ 第六章 鐵籠

第七章 惹不起

剛剛離開沐月茶坊,韓朗便接到了周慕雲打來的電話。

原來周家人為了防止周慕雲壞事,所以在韓朗離開之後就各種阻撓她打電話。直到這時候周慕辰覺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才終於把電話還給了周慕雲。

「韓朗!你怎麼樣了?陳、陳俊成沒為難你吧?」周慕雲帶着哭腔焦急問道。

韓朗微微一笑:「怎麼會?我們聊的很好。」

周慕雲似乎長出了一口氣,這才抽噎道:「我真怕、真怕……」

韓朗笑:「我不是說過嗎?沒人能欺負你男人……對了,你知道老妖最近怎麼樣了嗎?」

老妖本名叫姚亮,退伍老兵,年紀比韓朗大了十五六歲,但卻是韓朗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與周慕雲也很熟悉。

韓朗記得在自己從軍之前老妖在經營着一間家裡留下來的小雜貨店,只不過時過境遷雜貨店所在的地方早已拆遷,老妖也就沒了消息。

周慕雲思索了一下,說道:「前段時間我見過老妖,他說雜貨店被人強拆了混得並不如意,他現在好像在帝豪夜總會上班……哦,帝豪夜總會就在他家雜貨店原址那裡。你要去找他?」

「嗯,十年沒見,順路過去看看。」

韓朗說完掛斷電話,對沈默道:「帝豪夜總會。」

……

帝豪夜總會是濱城如今最大的夜總會,有名的銷金窟。

夜總會修建得金碧輝煌,據說幕後老闆極有背景和手腕,夜總會裡不管經營什麼都不會有人來管。

狼標吉普車停在停車場,韓朗抬頭看了看這棟巨大而耀眼的建築,勾了勾嘴角。

他記得當年這裡還是一片棚戶區,自己就在棚戶區的小巷子里見到的老妖。

當時自己被十多個小混混圍住已經無路可逃,是路過的老妖挺身出手救了自己。

那時的老妖三十齣頭一身腱子肉,前胸後背六七道猙獰的傷疤,那全都是戰場上子彈和炮彈碎片留下的痕迹,從地獄帶回來的勳章。

老妖一個人一把鐵鍬打跑了十多個小混混救了韓朗,也正是那一刻韓朗對軍人有了真正的認識,並立下了金戈鐵馬的雄心。

只不過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現在的老妖不知還好嗎?

走進帝豪夜總會大門時韓朗有些唏噓,倏忽十多年未見,當初的老妖恐怕也真的老了吧?

夜總會的內部同樣奢華無比,迷離的燈光,喧囂的音樂,衣着暴露濃妝艷抹的女人,腦滿腸肥欲求不滿的男人……

韓朗無心這些,默默的向前走着。沈默將所有湊過來的妖嬈女郎阻擋在外,無聲的跟着自己的統帥。

「聽說了嗎?最近鐵籠里又有新節目了!」

「啥節目?還是猛男和美女現場肉搏?」

「哈哈,就知道你腦子裡會想那些玩意兒!那東西看多了也沒意思,現在的新節目叫人狗大戰,那是相當的刺激了!」

「人狗?男人和母狗還是女人和公狗?」

「呸!你就不能不琢磨褲襠里那點事兒?是人和狗互撕!狗都是餓了三天的純種藏獒,見人就往死里咬的那種!」

「我靠!那還有人敢和它撕?」

「嘁!這年頭只要給錢,啥人都有!去看看?」

「好啊,必須去看看!聽着就刺激!」

……

人和狗?韓朗微微皺了皺眉,為了招攬生意尋求刺激,這帝豪夜總會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可以說喪心病狂了!

雖然在戰場上殺人無算,但韓朗卻仍舊對這種以虐殺取樂的事十分反感。

當初在天南孔雀帝國有一個貴族就喜歡以虐殺百姓為樂,被韓朗抓住之後當著全城百姓足足將他折磨了七七四十九天,用盡各種酷刑後才最終用大炮轟殺!

既然喜歡虐殺別人,那他自己也要有被虐殺的覺悟!

這時沈默亦是打聽到了一些消息,對韓朗道:「聽說老妖在鐵籠那邊。」

鐵籠,正是剛才那幾個人所說的表演人狗大戰的地方,亦是整個夜總會裡最瘋狂最血腥之處!

當兩人來到「鐵籠」的時候,場地外圍已經擠滿了眼中露着殘忍且興緻勃勃的人們。

穿着極為暴露的妖嬈女人穿梭在場地之中,兜售着手裡的押注**。

不時便有人群中伸出一隻骯髒油膩的手抓在這些女人身上,引起一陣尖叫和狂笑。

更有甚者直接把女人拽進人群,在所有人的眼前恣意蹂躪,瘋狂發泄之後再惡趣味的塞入一卷鈔票,將那嬌/喘連連的女人丟出人群……

所有的一切在鐵籠這裡都是被允許的,甚至是鼓勵的。這是一個瘋狂到了極致的世界,沒有所謂的禮義廉恥,這裡的所有人都是瘋子!只要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

韓朗皺了皺眉,沒想到老妖竟然淪落到了這裡。

他了解老妖,雖然老妖看起來有些圓滑世故,但卻有着做人的底限與軍人的傲氣。看來他的確很不如意……

沈默隨手抓來身邊的一個女人,女人雖然在驚呼,但眼中卻浮現出露骨的嫵媚,柔軟的身子甚至主動纏向抓住自己的這個男人。

沈默隨手甩了她一個耳光讓她清醒一些,問道:「姚亮在哪?」

「姚亮?」女人捂着紅腫的臉頰,被沈默身上的殺氣嚇得全身顫抖,顫聲道:「您、您說的是老妖?」

沈默點頭,同時甩出一疊鈔票。

女人貪婪的接過鈔票塞進她僅有的衣服里,嬌笑着看了一眼場地**那座真正的鐵籠:「先生一會兒就能看到他了呢!」

沈默轉頭看向韓朗,而韓朗此時卻眯起眼睛看向場地**的鐵籠。

此時巨大鐵籠的一側鐵門已經被打開,赤膊着上身的壯漢牽着一頭小毛驢般大小的兇狠藏獒走了進來!

正如之前那些人所說,為了保持兇狠,這頭藏獒早已餓極,眼中閃爍着兇殘的光芒,若不是壯漢用長桿頂着恐怕此時早已被撕咬成了碎片!

與此同時,鐵籠另一側的鐵門也被打開。在看客們的瘋狂歡呼與尖叫聲中,一個只穿着大褲衩的胖子手腳並用爬了進來,他的脖子上同樣拴着一條粗大的狗鏈!

胖子低垂着頭看不清面目,全身肥肉輕輕顫動,昏暗的燈光照在他塗滿油脂的皮膚上,能夠清晰的看到他的前胸後背上有着一個個觸目驚心的傷疤。

場內的氣氛瞬間達到的極致,所有看客都揮舞着手中押注的**縱聲尖叫,那頭兇惡的藏獒亦是露出了猙獰的獠牙衝著胖子兇狠咆哮!

但此刻韓朗的眼中卻陡然划過一道森寒的光芒,聲音低沉冰冷:「老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