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悍狼 第三章 上門女婿_克冉小說
◈ 第二章 韓家

第三章 上門女婿

清河國際頂層,華麗的會議廳中聚集着穿金戴銀趾高氣揚的男男女女。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着高高在上的驕傲,因為他們是韓家人。

韓家族長韓承恩坐在最為顯眼的高處,眼中躊躇滿志。

韓氏企業在濱城迅速崛起,按照這種勢頭不出五年,濱城的四大家族很可能就會變成五大家族,韓家將成為這座城市的頂尖家族之一!

此時此刻韓承恩不禁為三年前的選擇而感到慶幸,因為無論現在與將來的所有榮耀都是他的!什麼所謂的兄弟親情?又豈能與財富、地位相比?

而就在這時,一名保安突然連滾帶爬的衝進會議廳,顫聲喊道:「韓、韓總!有人在大廈門前……殺人了!」

熱鬧的會議廳瞬間安靜,韓承恩一皺眉:「殺人?」

保安連連點頭,眼中透出驚恐:「他、他殺了我們的保安!他說他叫韓朗!」

韓朗!

這個名字頓時引起會議廳一片嘩然!許多年沒有人提起這個名字了,所有人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立即便想到了另外一個人,韓承恩的親哥哥,韓家的原族長韓承澤!

在座的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韓承澤的死因,因為這件事他們幾乎全都有份!如今韓承澤的兒子回來了,而且還殺了人!難道他是回來複仇的?!

所有的目光頓時全都集中在了韓承恩的身上,有人心中已經開始忐忑。

韓承恩亦是微微怔了怔,但旋即卻冷笑起來:「韓朗?我那個遊手好閒的廢物侄子?我還以為他死在了戰場,沒想到竟還有臉回來!讓他滾進來見我!」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亦是猛然驚醒,對啊!只是個不成器的廢物而已!他回來又能如何?大不了讓他和他爹一樣人間蒸發!

有人陰笑了起來:「對,讓他滾進來!」

有人鄙夷:「廢物就是廢物,能活着已經是我們對他的恩賜,非要回來送死!」

沒人會在乎一個廢物,而當年的韓朗就是這樣的一個廢物。那時的他不學無術、遊手好閒,整個家族沒人瞧得起他。現在也是一樣。

韓朗就是在這個時候走進的會議廳,他耳中聽着那些無情的嘲諷,目光從一張張看似華麗實則醜惡的嘴臉上掃過……

堂兄弟,堂姐妹,表兄弟,表姐妹,二叔,姑媽……所有的臉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他從懂事起就認識這些臉孔。陌生的則是這些人早已不是什麼親人,而是不共戴天的殺父仇敵!

眾人也看到了韓朗……

「呵!還是那副德行,穿得這麼寒酸,是一路從天南討飯回來的嗎?」韓朗的姑媽冷笑着。

韓承恩瞥了韓朗一眼,沉聲道:「韓朗!你好大的膽子,光天化日就敢殺人行兇!你自己找死不要緊,但你這是在往我們韓家臉上抹黑!」

抹黑?韓朗勾了勾嘴角,忽然看向跟在身邊的沈默:「封門。」

沈默立即轉身將會議廳的大門關閉,隨後默默的站在門前彷彿一尊雕像。

韓朗的堂兄見狀頓時大怒,衝過來大罵道:「韓朗!你他媽聽沒聽到我爸說話?你是不是想……」

嘭!

還沒等「死」字說出口,堂兄的喉結便給一拳打碎!他再也說不出那個字,因為下一刻他已經是個死人!

「我討厭啰嗦。」韓朗冷漠的掃了一眼堂兄的屍體,忽然抬頭:「凡是參與殺害我父親的人,都要死。」

「韓朗!你敢殺我兒子!」韓承恩看到自己的大兒子死在面前,頓時睚眥欲裂厲聲咆哮:「給我殺了他!」

隨着怒吼聲響起,韓承恩身後四個身強體壯的保鏢立即沖向韓朗!

可韓朗卻根本連看都沒看這些氣勢洶洶的保鏢,依舊如同閑庭信步般向前走着。

嘭!嘭!嘭!嘭!

四聲悶響過後,四個保鏢彷彿斷線風箏般倒飛而出,狠狠的撞在身後的牆壁之上!堅實的牆壁瞬間龜裂密布,四個強壯男人的身體竟生生被嵌入牆體,盡皆胸口凹陷,早已沒了生命氣息!

彈指間,又殺四人!

靜!整個會議廳霎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個十年前離家出走的廢物,如今彷彿變成了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來自於地獄的恐怖氣息!

韓朗的腳步很慢,但他每一步都彷彿踏在了眾人的心頭,讓他們的心臟不由自主的跟着狠狠收縮!

「你們可曾記得當年韓家來到濱城時的落魄?那時你們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錐之地。是誰每天打三份工讓你們不再挨凍受餓,又是誰在你們一病不起時不惜賣血為你們湊足藥費?」

韓朗徐徐說著,彷彿在嘆息,又似在控訴:「我父親用他的命為你們撐起一片天,用他所有的一切讓你們終於可以在這座城市直起腰板活了下來……但你們對他的回報是什麼?」

韓朗輕輕搖頭:「不,你們沒有回報,只有索取。當你們不再為生活而發愁之後,你們變得冷血而貪婪,你們不滿足於父親給你們的,你們想要得到父親的一切!而不管那原本是否應該屬於你們!」

韓朗環視四周,目光變得冰冷:「為了你們貪慾和野心,你們做了這世上最噁心、最無恥的事,你們謀殺了父親,奪走了他一手打下的江山。」

「一派胡言!」韓承恩拍案而起,怒聲大喝!這是他最不願面對的事情,更不允許有人在自己面前提起!

韓朗眼中精芒一閃,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但卻瞬間到了韓承恩面前,手掌高高舉起!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韓承恩的臉上,將這個道貌岸然狼心狗肺的東西直接抽得牙齒亂飛,整個人飛出三米多遠!

「厚顏無恥。」韓朗冷冷看着捂着臉哀嚎的二叔,眼中充滿厭惡。

「韓朗!我弄死你!」喊出這句話的是韓朗那個平時便蠻橫跋扈的表弟,他手中舉着一支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韓朗!

見到手槍,大廳中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繼而眼中閃出惡毒,這次韓朗死定了!

韓朗的姑媽獰笑着:「兒子,打死他!送這廢物去見他爹!」

表弟亦是惡狠狠的咬牙點頭,手指扣動了扳機!

但意料中的槍響卻並沒有出現,韓朗不知何時已經拗斷了他表弟的手腕,隨後一拳打爆了表弟的頭顱!

鮮血順着表弟的眼角、鼻孔等處流淌而下,而在這之前他的頭骨便已經碎裂,死的不能再死!

「韓朗!我和你拼了!」潑婦般的姑媽尖叫着撲向韓朗,揮舞着尖利指甲。

「滾。」

嘭!

韓朗抬腳掃飛了那個妄圖抓撓自己的女人,把她的肚子生生踢爆!

目光一轉,韓朗的目光忽然落在不遠處一個年輕人身上。年輕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大聲道:「韓朗!我是孔家的人!」

「孔家?」韓朗嘴邊揚起冰冷的弧度:「我記得謀害我父親的事,孔家也有份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