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我等等明煙。」

厲明朗驚愕:「親兒子都不去看,等一個外人?」

厲首長哼了聲:「管家不是說了,他身體素質好,早就醒了,我還上去幹什麼。」

厲明朗在心裏嘆了口氣。

這對父子心裏的疙瘩還沒有解開。

……

二樓,厲明朗剛推開門進屋,就嗅到了空氣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厲雲錚半躺在床上,閉着眼睛,好像睡著了。

厲明朗放輕腳步來到床邊,正準備貼心的當個好弟弟,給他拉上被子時,這時,閉着眼睛的厲雲錚突然睜開眼。

一把槍抵在厲明朗的腹部。

「是我!」厲明朗叫道。

厲雲錚黑眸靜幽幽:「下次進來記得敲門,不然擦槍走火讓你吃了槍子兒,我是負責還是不負責?」

厲明朗覺得後頸毛毛的,在床這坐下,「知道知道。」看他傷口,「嚴重嗎?」

「死不了。」

「誰下的手,能把你傷成這樣?」

他們一家四個兄弟,自己不擅武,大哥是軍人,厲雲錚當過特種兵,老四隻會吃喝玩樂,所以論起實力,幾兄弟的身手都比不上厲雲錚一個。

能傷到厲雲錚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所以厲明朗除了關心之外,更多的是好奇:「你都被傷成這樣了,那傷你的人,早就掛了吧。」

厲雲錚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動了下身體,懶散的靠着床頭:「你一個人回來的?」

厲明朗搖頭:「和老頭一起,管家說你沒事,爸就讓我先上來了,他在樓下等顧家那個小吸血鬼。」

厲雲錚頓了兩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小吸血鬼」是誰。

「顧明煙?」

「嗯哼。」

厲雲錚腦子裡浮現出一個消瘦,且沉默寡言的身影。

他挑挑眉:「又來要錢了?」

「聽管家說昨天就來了,傭人告訴了他們家裡沒主人,讓他們先回去,那對舅甥不肯走,賴在了咱家,昨天還在客房裡住下了,真是無賴至極。」

厲明朗見多了像江衛平那樣的人。

貪婪,愚蠢,沒安好心。

所以對他們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不止他對顧明煙沒好感,可以說厲家任何一個人,都對顧明煙沒有好感。

厲雲錚懶散靠在床頭,修長的手指把玩着槍,漫不經心的開口:「對付無賴,就要比他們更加無賴,多大點事,至於愁眉苦臉?」

外人眼裡的厲雲錚溫柔輕和,最好說話,永遠一副好脾氣。

但厲明朗卻知道,這個弟弟有多瘋。

不笑的時候,讓人心裏發毛,笑起來的時候,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一句話,惹誰都好,最好別惹這人,也不要讓他對你感興趣。

看着他眼裡閃爍的光芒,厲明朗就知道他肚子里的壞水冒了出來:「你想到了什麼辦法教訓那對舅甥?」

「不止一個辦法。」厲雲錚上半身靠着床頭,嘴角勾起抹危險的弧度,笑的意味深長:「你確定要聽?」

厲明朗不確定了。

他搓了下胳膊說:「你別這樣笑,笑的我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