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看就要出厲家別墅區了,顧明煙還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江衛平伸手就要拽她:「你給我站住!」

顧明煙往後退了一步,避開他的手:「我不會再找厲家人要錢,以後也不會跟你過來這邊。」

「什麼?!」這話激怒了江衛平:「不要厲家的錢,那你要誰的錢?這麼多年,你和名揚吃喝拉撒哪一樣不是錢?你以為我腆着個老臉過來要錢是為了我自己,我還不是為了你和你哥!還有你的生活費和學費,哪一樣不要花錢!」

顧明煙冷笑:「我的生活費你給的很多嗎?看看我穿的衣服,你還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是你自己惦記着厲家的錢財,而不是為了我和我哥,別把話說的那麼好聽。」

江衛平心裏一驚,打量着顧明煙,驚覺這丫頭已經長大了,再也不是個好控制的小孩了。

而且一晚上沒見,她身上好像發生了什麼細微的變化。

臉還是那張臉,眼神卻成熟了不少。

江衛平怒道:「你這個沒良心的白眼狼,你爸死的那天,是我冒着大雨去收的屍,我們全家掏心掏肺對待你和你哥,你倒好,翅膀長硬了,胳膊肘開始往外拐了,還一拐就拐到厲家!你別忘了,你爸是怎麼死的!是被這家害死的!老子找他們要錢,天經地義!他們厲家報答恩情,也是理所當然!」

看着憤怒的舅舅,顧明煙平靜的說:「我爸是救人而亡,不是被他們厲家害死,就算我們家對厲家有恩,也是我爸爸有恩,而不是舅舅你。」

「厲家對我們已經仁至義盡,舅舅你卻不懂得適可而止,長此以往下去,我爸欠厲家那點恩情,早晚會被你耗光,到時候別說是找厲家要錢,就是厲家的大門你都摸不到。」

「混賬東西,你今天不跟我回厲家要錢,我打死你!」江衛平說不過她,便用暴力恐嚇她,蒲扇大的巴掌就要甩過去,顧明煙卻冷然道:「如果你打了我,我臉上就會留下痕迹,舅舅你想讓厲家人知道,你在虐待他們救命恩人的孩子嗎?」

江衛平倏然一驚,收回了手。

這麼多年,顧明煙在江家都是個受氣包的性格,沒想到今天竟然敢反抗。

江衛平驚詫的看着她:「明煙,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昨天不是說好了,我們來要錢,你說會幫舅舅找厲家人多要點錢嗎?」

顧明煙表情一僵。

確實是她提出主動要和舅舅過來要錢的。

而且上輩子她的想法,和舅舅也是一樣。

她在心裏一直埋怨着厲家,認為是厲家奪走了她爸爸,厲家就應該無條件的答應她的要求。

但她卻忘了,爸爸是心甘情願的救人,從他決定救人的那一刻,他就把生死拋到了身後。

厲家也從不欠她什麼。

江衛平見她表情動容,改走親情路線:「舅舅沒本事,不會掙錢,這幾年也是苦了你了,等要到了錢,舅舅再也不虧待你了,每年都給名揚和你買新衣服。」

顧明煙低頭看了看。

她和哥哥平時穿的衣服,都是表哥穿剩的,不要的舊衣服。

加上她的一頭短髮,和瘦弱的小身板,站在人群里雌雄莫辨,和男孩毫無區別。

顧明煙還記得,上輩子剛住進厲家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她是個男孩。

「走吧,我們先回厲家,他們這會兒應該起來了,吃完早餐舅舅就去……」

「舅舅。」顧明煙往後退了兩步,「你死心吧,我不會跟你回去。」

「顧明煙你這個混賬東西!」見不管怎麼樣也說不動她,江衛平徹底動了怒:「有錢不要,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拐角處,兩道身影站在樹蔭下。

正是從外面趕回來的厲正華和厲明朗。

剛才車一開進來,就看到顧明煙和怒氣沖沖的江衛平在爭執什麼。

看江衛平那激動的樣子,好像還要動手打人,厲正華臉一沉,推開車門就走了過去,結果就聽到了這對舅甥激烈的吵架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