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心裏有了解決的辦法,顧明煙就平靜了下來。

現在麻煩的,是怎麼才能擺脫厲雲錚。

有些動物,只要咬到獵物,就算被砍了頭,都會死死咬着不放。

就像此時的厲雲錚一樣。

他身受重傷,感受到了危險,她在這個時候接近他,自衛的本能讓他做出下意識的行為。

大概是抱着我活不成,你也別想跑的意思。

顧明煙沉默幾秒後,試着在他耳邊說:「厲雲錚,你抓疼我了,先鬆開我的手好不好?」

她和厲雲錚相處了十年,太了解他的性格了。

他吃軟不吃硬。

越是跟他對着來,他會越瘋。

但如果她服軟,反而會有意外的收穫。

就像給動物順毛一樣,只要你能安撫好他,就不會被他傷害。

「你現在很安全,我已經替你包紮好了傷口,你沒有任何危險,可以放鬆一些,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厲雲錚你不能這樣對我,放開我的手好不好?」

厲雲錚的眉頭依舊皺着,但這次,手指慢慢鬆開了。

只是試一試,沒想到成功了!

顧明煙大喜。

得到自由的她,一口氣恨不得退出八丈遠。

遠離他之後,確定他沒有要醒過來,顧明煙鬆了口氣,頭也不回的跑了。

**

厲家的宅子就在不遠處,顧明煙憑藉上輩子的記憶,摸索着來到厲宅後面的傭人樓,敲開了方楚楚的房門。

方楚楚的母親是厲家的保姆。

方母在厲家做了一輩子的工,丈夫病故後,沒有給她留下一屋一地,她們母女倆沒有容身之處,方母便求到厲家,希望能帶着年幼的女兒在厲家做事。

厲家人看在方母勤快老實,女兒也確實還小的份上,便給了她們母女一個容身之處。

方楚楚幾乎是在厲家長大,她對厲雲錚的喜歡,也隨着這些年的相處,到了痴迷的地步。

當然她隱藏的很好,現在還沒有人發現她的小心思,要不是上輩子方楚楚爬上厲雲錚的床,顧明煙也不會發現。

12月的晚上風又大又冷,方母聽到急切的敲門聲,以為出了什麼事,連忙過來的開門:「誰啊?」

看到門外的顧明煙,方母愣了一下:「你是那個……小顧?」

顧明煙的身份也有點複雜。

她現在是厲家的客人。

說是客人,也不太準確。

準確來說,她是被舅舅帶來厲家要錢的小拖油瓶。

母親生下她和哥哥就跑了,父親出事時,是厲首長的司機。

車子落水後,父親拚死把厲首長托舉到車外,給厲首長爭取到了生還的機會,自己則沉進了水裡。

厲家感念顧父的英勇犧牲,拿出一筆豐厚的錢財,囑託顧明煙的舅舅好好照顧兩個孩子。

舅舅嘴上答應的好聽,很快就把錢輸光了。

只要沒錢了,他就會來厲家要。

因此厲家的傭人很不喜歡她和舅舅,每次看到他們,都會在背後指指點點。

就像現在,方母看自己的眼神也帶着嫌棄和不滿:「這大晚上的,你有什麼事啊?」

顧明煙上輩子羞愧過,但現在不是羞愧的時候,「方阿姨,我找方楚楚有點事,能讓她出來一下嗎?」

方母有些意外:「你找楚楚?」

「白天我找她借了點東西,現在想還給她,麻煩您去喊她一下,我就在這裡等着。」

顧明煙手裡提了個塑料袋,黑漆漆,也看不出是什麼。

方母半信半疑的說:「那你進來等吧,我去叫楚楚。」

「不用了阿姨,我就在外面。」

方母說了句你稍等,就去了女兒的房間。

方楚楚聽到顧明煙找她,愣了下:「她找我幹嘛?」

她知道這個姓顧的,每次和她那個賭鬼舅舅來厲家,都是來要錢的。

傭人們私底下罵他們是臭不要臉的叫花子,把厲家當自動**機,很是瞧不起他們。

方楚楚和她並不熟,只是在厲家偶爾見過幾面,甚至連她的全名叫什麼都不知道。

這人怎麼會突然找自己?

方楚楚躺在床上不想去,方母把她拉起來:「我看人家找你好像真的有什麼急事,你先去看看,沒事打發走就行了。」

方楚楚只好不情不願的離開溫暖的被窩。

顧明煙等了沒幾分鐘,方楚楚就出來了。

她穿着睡衣,站在開着暖氣的屋裡,屋外是被凍得臉色發白的顧明煙。

方楚楚疑惑道:「我媽說你找我?什麼事啊?」

現在是大冬天的深夜。

兩人還並不熟悉。

顧明煙不知道她願不願意跟自己走。

正猶豫着該怎樣說服她時,方楚楚不耐煩了:「怎麼不說話?你要是沒事我就回屋了……」

「厲雲錚受傷了。」

「什麼?」方楚楚頓時着急起來:「雲錚哥怎麼會受傷?」

「我帶你過去,就在前面不遠的巷子里,跟我來。」

顧明煙轉身就走。

她在賭。

賭心裏只有厲雲錚的方楚楚會拋下疑惑,跟着她深更半夜去找人。

果然,沒過兩秒,方楚楚就追了過來,語氣焦急:「你倒是說啊,雲錚哥怎麼會受傷?嚴不嚴重?」

賭對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受傷的,但他流了很多血,現在昏迷了。我不知道該找什麼人,所以就直接過來找你了。就在前面不遠,馬上就到,你別著急。」

方楚楚哪能不急,腳下步子邁的更快了一些。

很快到了巷口,顧明煙停下了。

方楚楚疑惑看向她:「怎麼不走了?」

「就在裏面。」顧明煙半張臉隱在陰影里,指着小巷子說:「你進去就能看到厲雲錚,他失血過多,現在急需看醫生,你最好去厲家主樓叫人,我就不跟你過去了。」

「你要讓我一個人過去?」方楚楚瞪大眼。

「別怕,你可以的。」

說完,顧明煙轉身就跑了。

「……喂!」

方楚楚簡直不敢相信,這人竟然直接跑了。

猶豫了片刻,方楚楚咬牙走向小巷子。

昏迷的男人一動不動的人躺在地上,他身下有一灘赤紅的血水,看着觸目驚心。

微弱路燈下,照應出厲雲錚的臉。

真的是他!

「雲錚哥!」

方楚楚驚呼一聲跑過去,目光觸及到他身上的鮮血時,她的腿在剎那間就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