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廢婿覺醒 第2章_克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Z市郊外。

天空黑了半片,陰雨寒風遠遠就朝Z市飄來。

郊山頭上,十幾個西裝大漢並排而站,他們無不挺胸抬頭,目光堅毅得看向前方。

而在他們面前的,是一位身穿白色襯衫,披着黑色西服,手上卻抱着一位六歲男童的男人與一位站在旁邊為男人舉着黑傘的高個保鏢。

「爸,媽,我來帶你們回家了。」

「阿文,叫爺爺奶奶。」

李除天轉身看着鼓起來的墳包,雜草叢生,從高高聳立的草堆中,勉強能看見一塊破舊的木牌立碑。

李除天將孩子交給旁邊的助手,走出雨傘的範圍,任由雨水淋濕髮絲,浸透眼帘。

名叫李小文的孩子在助手懷中,紅杏大的眼睛眨巴,小嘴念叨道:「爺爺,奶奶。」

李除天來到墳前,腦海里全是父母的畫面,不免動容地撲通跪在地上,狠狠磕了三個響頭。

「將軍!」作為李除天的助手,張震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冷血無情的男人,有如此動情的一刻。

身後的戰將無不震驚不已。

眼前的男人,可是當今世上最為年輕,最為傑出的將領!年芳近二八,從軍六載,由一個兵,在戰場上立下無數汗馬功勞,又經由前輩提拔,指揮過許多以少博多的殘局,被號為翻盤主帥的名號,由此功勛驚人,順理成章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將領!

而這個墳墓,正是這位傳奇的父母。

男人不跪天地,跪父母,正是一種不屈的擔當。

戰將們無不動容,內心一片火熱,齊齊跪下磕了三個響頭。

但他們又不免憤恨不已!到底是誰?竟將如此偉大的父母殺害!還將墓地移之荒郊野外!

這是侮辱!是令先人所不齒!

「爸,媽,你們理應與滿身功績的先輩們,同享先堂!」

「動手吧,將墳地移至市裡的墓地,李氏陵園內。「李除天站起來長噓了一口氣,吩咐手下遷墳。內心感慨之餘,轉身問道:「對李氏集團的收購進行的怎麼樣了。」

「我私下與李氏集團總執政官交流過,要以五十億元收購,但對方仍舊想開放拍賣,價高者得。「

張震眉頭一挑:」一個岌岌可危的集團,出價五十億還不肯賣,還想通過拍賣吃更大利潤。他們是在想屁吃!「

李除天問道:「拍賣幾時開始?」

張震連忙復話:」還有倆個小時。「

李除天略一沉思,走到墳前,小心翼翼的捧起放在墳頭上的靈牌,懷揣在胸口。

「爸,媽,孩子今天就讓你們回家。」

黃昏

金海大會行。

無數豪車停在大門左右倆邊的停車場,數十名記者與上流社會人士圍堵在金海大會行的大門前,等待簽到。

今日,是稱霸江東的李氏集團,轉手他人的一天。

這件事的影響無異於泰山壓海,以驚濤駭浪的姿勢衝擊着每一位江東人的心。

稱霸了江東五十餘年的主人,終於要在今天晚上易主了嗎?

距離金海大會行一百米外,一輛不起眼的北汽黑色越野車停在路邊。

「將軍,到了。」

李除天在后座,讓脖子遠離座枕,看了眼已經在旁邊睡著了的兒子,點了點頭。

「嗯。看好阿文,我去去就回。」

李除天拉開車門,將棕色西裝外套掛在手臂上,一路朝金海大會行邊整理袖口,邊慢步走去。

「您好,請出示邀請函,或提供身份登記。」保安迎上前來,卻見眼前的男人,油頭往腦後梳平,五官立體,劍眉斜飛,高挺的鼻樑與臉龐弧線配合的恰到好處,充滿了硬朗,卻又深含儒雅。

他從沒見過如此帥氣的男人,一下子愣住了。

不止他,李除天的出現,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蜂擁的人群。

李除天輕描淡寫地從口袋取出一沓現金甩給保安,眼睛自始至終都盯向前方。

」呃…謝謝爺。「

保安反應過來之餘,已只能看見李除天厚重的背影。

」喂,米婭,那公子是誰呀?「

休客廳中,倆名富家小姐坐在玻璃圓桌邊,其中一位金色波浪散發,穿着白色紗裙的女人,朝旁邊穿着黑色禮服的閨蜜問道:」我可不記得咱們江東,有這樣迷人的公子爺吧。「

」有那麼誇張嗎?我看看。「米婭順着好友的指尖朝已經坐落在拍賣區等候的李除天看去。

「等等,這不是予柔的老公嗎?」

「你是說林家的林予柔?他老公不是個小白臉嗎?好像是李家的小公子吧,聽說六年前就因為私自轉移公司財產被驅逐出家族了,就去當兵了吧?「

米婭看向李除天的目光多了幾分鄙夷與不齒,憤憤說道:「沒錯。他倆年前退役回到江東,林予柔爸爸和他爸是好兄弟,有指腹為婚的協議,便讓他入贅了。」

「他還是帶了個孩子入贅的!真不知道予柔他爸怎麼想的!林予柔好歹是咱們江東的首席女強人,事業有為,還是榮獲過全國比美大賽提名的大美人一個,追求她的公子爺不知道有多少,竟然被她爸爸許配給這種二婚的垃圾。」

「真是瞎了眼了!」

閨蜜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他真的很帥哎,難怪林予柔不肯離婚。但是今天是李家出售集團的拍賣會,他過來幹嘛?」

「難道他想收購李氏集團,來恢復自己所謂的清白?」

米婭看向李除天的目光越來越不善。她猛地站起來,說道:「他一定是偷偷借了錢,又偷偷轉移了予柔的財產來競拍!」

「我絕不可能讓這種垃圾玷污予柔,也絕不可能讓他得逞!」

說完,米婭大步流星來到李除天的面前,抬起手指向大門。

「李除天,你給我滾出這裡!」

李除天正坐在拍賣行競拍座席,眼睛掃過在場所有人。他早就看見米婭在這裡,只是自己向來與老婆林予柔的圈子不熟,況且是帶着目的而來,並不想搭理。

誰知米婭卻大庭廣眾下,讓他滾。

李除天淡淡道:「莫非,這裡是你家開的。」

「不是!但是你拿着予柔的錢來這裡竟拍…「米婭頓了頓,想了詞才繼續罵道:」你不是人!「

「你敗光了李氏集團的家產,現在又想敗光予柔的家產!」

「我!絕對!不允許你這種人繼續成為予柔的老公!」

李除天自始至終連眼睛都沒抬起來看她一眼。

這讓米婭十分憤怒。

只見她身子低下來,雙手往前一伸抓住李除天的衣領,罵道:」別以為你這個吃白飯的廢物能拿下李氏集團。「

「你就是能借幾十億,能偷完予柔的全部財產,我也絕不會讓你得逞!」

「給老娘等…「

啪!

清脆的響聲讓整個會場完全安靜了下來。

李除天取開米婭抓在衣領上的手,隨後整理了下衣服,冷冷道:」我不想殺你。「

「滾!」

全場注目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