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開啟修仙之旅在線閱讀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買了字畫需要的紙,品質不低,還有店內的裝飾陳設以及細微的修葺等等,再加上定製的牌匾以及一把劍還有雜七雜八的東西加起來,花了差不多兩片金葉子,也就是二百多兩銀子。

如果不考慮做生意,單純兄妹兩個人日常吃用,二百兩銀子一年也花不完。

買一把劍不單單用來防身,主要還是因為上輩子每天清晨起來都有練劍的習慣,這個習慣到了現在也沒改,在遂寧的那兩年同樣如此。

只是一路顛簸到長安城才算是暫時拋棄了這個習慣。

現在安定下來,自然要重新開始。

李子冀是一個很擅長用劍的人,練的更是殺人劍,講究的只有一個詞,乾脆利落,刺哪裡能夠最快速度殺人,每一劍用多大的力氣,需要刺入什麼角度,全都恰好合適,絕不多一分,也絕不少一分。

所有該準備的全都一應俱全,只需要等個黃道吉日就可以正式開張。

鴛鴦橋上就有算命的攤子,即便是大冬天的依舊是坐在那裡,身旁支着個幡布,上面寫着神鬼莫測幾個大字,看上去特別唬人。

每天生意都不錯,總有些痴男怨女會過去算算美滿愛情,求一個萬事順遂,但李子冀以前就是個道士,挑選黃道吉日這種小事當然是用不着花錢求別人的。

他看了看朝歷,確定了三天後就是一個適合開張營業的好日子。

「果果,出來,我帶你去買新衣服。」

兄妹倆各自換了身新衣裳,李子冀又連續三天開始寫寫畫畫,開張之後字畫的生意定然不會太好,一間新鋪子,字畫作者又是一個年輕人,願意買賬的人不會太多。

但李子冀對自己的字畫很有信心,質量絕對是上乘之作,他最擅長的便是柳公權的字,入木三分也不為過,並且還融入了自己的風格,在勻衡硬朗之餘,還增添了三分鋒銳,若是有懂字的書法大家過來,一眼就能看出每一幅字撲面而來的鋒銳之氣。

再寫一些前世有名的詩詞,想必長安城的那些讀書人會很吃這一套。

只是相對來說,畫畫要慢上不少,三天的時間李子冀寫了四十多幅字,但畫好的畫卻只有三幅,平均算下來一天一幅。

「大兄,好漂亮啊。」

果果手裡攥着個雞腿,仰起小臉看着掛在鋪子最顯眼位置上的三幅畫,眼睛裏好像冒着光,她覺得這是她見過最漂亮的畫,沒想到大兄畫的畫竟然這麼漂亮。

李子冀摸了摸她的腦袋,從櫃檯上拿起一段紅綢子和兩掛鞭炮:「走,開張剪綵。」

兄妹兩個在長安城一沒有人脈,二沒有背景,開張剪綵自然也沒有人注意,只是當鞭炮噼里啪啦響了半條街之後,還是吸引了不少路過的行人紛紛側目看了過來。

「清風雅舍。」

這名字….

一聽就不是小老百姓能去的地方,行人們心中腹誹一句,多看了兩眼後就各自離去,沒人想要進來看看。

果果有些失望,搬個小板凳撅着小嘴坐在門口,雙手撐着下巴盯着來往的路人。

李子冀對這一幕倒是不以為意,他本也沒指望開業第一天就能有生意上門,這不是飯館酒樓,路上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你的客人,字畫店是要挑人群的,而這些人群平日里基本上都有固定的圈子,想要客人多,只能靠時間慢慢等。

「大兄,外面下雪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吃火鍋了?」

傍晚,街上落下了稀稀拉拉的雪花,果果板了一天的小臉終於是露出了笑容,拎着自己的小板凳就跑了回來,一邊幫李子冀磨墨一邊擦了擦嘴角。

從遂寧到長安這一路上,每次餓肚子李子冀都會給她畫大餅,說等到長安有了新家,就帶她吃火鍋。

什麼涮羊肉,秘制蘸料,鴛鴦鍋,果果聽不懂這些,但她還是覺得火鍋很好吃,比任何東西都好吃。

現在終於有了新家,又下了一場雪,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吃上心心念念的火鍋了。

這個世界還沒有火鍋,最起碼遂寧城沒有。

李子冀也有些懷念火鍋的味道,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後就掛上了歇業的牌子,鎖好門就帶着果果回到了後院。

「你先洗手,我去把食材買回來。」囑咐了果果一句,李子冀從後院的側門出去,去菜肉市買東西,一路的雪花依舊不大不小的落着,李子冀的心裏卻很平靜,他並不覺得自己穿越過來就一定要干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寫字,畫畫,練劍,下棋,照顧果果,當然,如果清風雅舍的生意能更好一些就完美了。

傍晚的菜肉市很多人,吵鬧的聲音不絕於耳,說什麼的都有,不過談論最多的還是慶蒼國公主來商談減少納貢一事,聖朝的子民很不一樣,他們不會去同情國外之人,哪怕是慶蒼國那位公主宣揚自己如何如何委屈,慶蒼國如何如何弱小,都無法引起聖朝子民的同情。

我們幫了你,你每年納貢,這是應當應分的事情。

總不能我們幫了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吧?

你慶蒼國又不是我聖朝的兒子,敢情便宜你都想占?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這是一千多年以來,聖皇和abc院以及百戰百勝的軍士所帶給聖朝子民的強大榮譽感和骨子裡的驕傲。

李子冀只是聽了個大概,慶蒼國那位公主好像是帶了一位從儒山下來的弟子,要和聖朝比一比之類的話,畢竟是市井小民,了解的內容實在不多。

他也沒太在意,權當做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晚上回去給果果講故事聽。

銅鍋是和劍一起在鐵匠那裡訂做的,只要買食材和調料即可,回到家中雪已經停了,並沒有下太久,前前後後總共也就下了半個時辰不到,地上鋪着薄薄的一層。

李子冀推開側門,目光卻落在了地上,眸子微微變化。

在地上,石階一側,多了一行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