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開啟修仙之旅在線閱讀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國公府出手很大方,四十幾枚金葉子,五個銀元寶,還有一些碎銀子,足夠回去遂寧城在城中心買一座兩進的院子,剩下的錢還可以富餘一間門市。

但在長安城,這些錢雖談不上捉襟見肘,想要留在這裡卻也要精打細算的使用。

所以在吃過這頓飯後,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才能不坐吃山空。

飯後,李子冀帶着果果洗了個熱水澡,他心裏已經有了初步的規劃,等到明天請香滿樓的夥計去幫忙打聽打聽。

至於今天,他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入夜。

月明星稀,白日的大雪無法遮掩夜晚的晴朗,漢東郡國公府今天的氣氛很怪異,下人們做事都是一絲不苟,誰也不敢多說半句。

因為那位國公夫人的心情很不好。

「那對兄妹順着明光街逛了片刻,隨後就進了香滿樓,點了十幾道菜,又花錢住了店,看樣子這幾天應該沒打算離開長安城。」

管家韓山微微躬身站在寧夫人的面前,說著有關於李子冀的消息。

國公夫人姓寧,能夠和李孟嘗這樣的世襲國公成親,雙方並不存在什麼太深厚的感情,只因為寧夫人是洗劍宗太上長老的孫女兒,是當今皇后自小到大的玩伴。

在聖朝,洗劍宗是很頂尖的修行宗門。

自從二人成親之後,漢東郡國公府在皇后的幫襯下,成為了目前最鼎盛的勢力之一。

寧夫人也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所以她不喜歡別人稱她李夫人。

「看來你給了他們不少錢。」寧夫人冷冷地瞥了韓山一眼,那張秀氣面容上的不滿絲毫不加掩飾。

韓山沒有說話,只是躬着的身子更低了些。

「到底是沒眼界的私生子,剛拿到些金銀就迫不及待的滿足私慾,這樣的東西也配想着要進我國公府的大門。」

寧夫人眼中帶着厭惡:「現如今異教漸有復蘇之象,北海素來不安穩,妖國也是虎視眈眈,天下大勢看似平穩實則都快亂成了一鍋粥,我們國公府正處在風口浪尖,不知道多少有心人盯着想要撕咬一塊肉下來,在這種敏感的時候,一點破綻都不能留給外人。」

韓山還是沒有接話,他自然清楚夫人口中的破綻是何人,身為李孟嘗的私生子,即便雙方從沒見過面,可放到朝堂上,這依舊很容易被人攀咬一口。

李子冀的存在就是個隱患。

沉默了一會兒,寧夫人再度開口,面無表情道:「繁華的長安總能吸引最貪婪地目光,我希望他是一個知足常樂的人。」

韓山行了一禮:「我會繼續派人盯着他。」

寧夫人沒有說話,起身走到窗前望着院內的小池,即便是在冬天,小池依舊散發著溫暖的氣息,池水之上甚至還開滿了碧綠的荷葉。

幾條魚在小池中來回遊動,最大的那條稍稍用了些力氣,不小心將水甩到外面,壓彎了池邊青石上的小草。

遂寧那場大水沒有要了你的命,你卻偏偏自己又來了長安城。

寧夫人微微蹙起的眉頭舒展了一些,若非是因為聖皇的目光逐漸變得讓人捉摸不透,她也懶得去在意遂寧的這對母子,否則傳了出去,善妒的名聲便不太好聽。

……

……

這一覺睡得很香,從遂寧離開之後,李子冀從來沒有睡過這麼踏實的一覺,打開門,香滿樓的夥計就等在門外,見他出來滿臉笑容遞上了兩套衣服。

「李公子,這是我們掌柜的吩咐,給你們兄妹專門從徐記衣行訂的衣裳。」

無論是在什麼時候,哪個世界,只要你給的錢足夠多,自然而然就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務,李子冀昨晚給的一錠銀子很有份量,足夠他在這裡吃住半個月,每頓都點上十幾個菜。

「還有早飯,已經備好了,我現在就讓人送上來。」夥計將衣服放到屋子桌面上,轉身就想下樓。

「等等。」李子冀拿出了一枚碎銀子放到了夥計的手裡:「我家中有些生意要做,準備在長安找間鋪子,但我要陪着妹妹遊玩幾天….」

碎銀子的作用很大,他的話還沒說完,夥計就拍着胸脯保證:「公子大可放心,要是別的事兒我或許還幫不上忙,但找間好鋪子這種事實在是太簡單了,給我三天時間,保證找到讓您滿意的好鋪子。」

「既如此,那就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您就瞧好吧,要是找不到,這銀子小的分文不差還給您。」

夥計興高采烈的走了,還沒忘讓人把早飯送上來,是個心思細膩的夥計,未來某一天說不定也能當個掌柜的。

果果是被香味饞醒的,睡眼惺忪的小模樣在看到比雪還白的包子和香氣撲鼻的蓮花粥之後,立刻就精神了起來,邁着小腿就跑到了李子冀身旁坐下,見到李子冀點頭後拿起包子嘶嘶哈哈的吃了起來。

早飯吃完,李子冀看着肚皮滾圓的果果笑着搖了搖頭,指着一旁的新衣服道:「這是給你買的新衣服,換上看看合不合適。」

「哇,是新衣服,真的是給我的嗎?」

果果一溜小跑捧起了自己的小衣服,小臉上帶着一點不敢相信,仰起頭看着李子冀希冀的看着。

她不太明白為什麼到了長安城後大兄忽然就闊綽了起來,但她覺得這是好事,能吃飽肚子,還能穿上新衣服,晚上住的地方也不會冷,而且睡覺之前還會有熱水澡可以洗。

她覺得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李子冀點了點頭,幫她換好衣服,自己也換上了夥計送來的新衣裳,不算華麗,一身青衫,內襯很暖和,走在風雪中再也不會凍得渾身紅白。

「大兄大兄,果果好不好看?」

穿好了新衣服,果果有些不捨得弄髒,提着褲腿在李子冀面前不停地轉圈,就像是一個不知疲倦的小陀螺。

「好看。」

李子冀誇讚了一聲,將果果抱起來顛了顛:「我家果果是整個長安城最漂亮的小姑娘。」

果果咯咯直笑,小胳膊抱着李子冀的脖子:「那大兄就是全天下最英俊的大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