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元始金章,是元始天尊以盤古傳承為基礎,結合他成聖經歷推演出的元神修鍊之法。

其中不僅包含玄門神通,還有他創造的聖人級神通——元始九印。

元始九印分為:無極印、開天印、道一印、陰陽印等,象徵著開天闢地從無到有、演化諸天萬物的過程。

每一印都蘊含無比強大的威能。

太乙打定主意,立即運轉元始金章,沉浸在修行之中。

「嗡嗡!」

他意念微動,磅礴法力顯化元始法相真身,綻放無量金光照耀四方虛空。

天地間磅礴的道蘊受到牽引,無數道紋紛紛匯聚,結合因果法則之力,演變成一道似斧非斧、似幡非幡的金印。

隨着開天印雛形顯化,一股撕裂虛空的可怕威力,渲染整個偏殿,彷彿要重現開天闢地的場景。

虛無法則吞噬萬物演化虛空印,構造無盡空間,鎮壓四方乾坤。

太乙有元始法相真身加持,修鍊元始九印事半功倍,效率顯著。

頃刻間,一道道金印雛形不斷浮現,逆亂陰陽顛倒五行。

他周身氣息越發磅礴,澎湃威勢撼動山海,萬千光影縱橫交錯,彰顯無窮玄妙至理。

歲月無痕隨流水,光陰似鏡照古今,一千五百年輪轉瞬即逝。

這一千五百年來,太乙都在修鍊元始九印,終於將其掌握。

「轟!」

浩蕩轟鳴聲響徹偏殿,太乙周身綻放金仙中期威壓,元始法相真身執掌九道金印,各自彰顯威能。

開天印破碎虛無,陰陽印演化陰陽兩儀,四象印掌控地風水火,道一印衍生萬物,無極印包容一切……

瞬息間,太乙身後開闢出一方小世界,因果法則塑造萬族眾生,呈現萬靈生死覆滅之場景。

「呼,苦心修鍊終於掌握元始九印,實屬不易啊!」

太乙感嘆一聲,體會着自身強大力量,內心激動不已。

別看他輕易修成聖人神通,實則無比艱難。

若無元始法相真身加持,即便耗費數萬年時間,也未必能掌握其中一印。

太乙掌握元始九印精髓,對法則之力的感悟越發深刻,就連修為也水到渠成突破金仙中期。

別看他只是突破一個小境界,戰力卻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實力遠非昔日可比。

「一朝悟道上千年,算算時間也該舉行玄門論道大會了,還好我沒有錯過。」

太乙話音剛落,一道鐘聲突然響起。

「鐺!」

悠揚鐘聲猶如黃鐘大呂響徹崑崙仙山,浩蕩音波撼動天地,人、闡、截三教弟子紛紛驚醒。

「聚仙鐘響,玄門論道大會即將開始,得去三清殿集合了!」

話音未落,太乙直接化作金光,向著三清殿而去。

三清殿,乃是盤古三清誕生之初建立的行宮,也是昆崙山氣運凝聚之所,若無大事不會輕易開啟。

如今玄門舉行論道大會意義重大,唯有在三清殿舉辦,方顯三教情誼。

隨着聚仙鐘響起,各教弟子紛紛出關趕赴三清殿。

一時間,昆崙山上仙光縱橫、彩雲瀰漫,似有萬仙朝宗之勢。

……

三清殿前。

一座輝煌宮殿聳立雲端,霞光耀門攆紫霧,廣場上鎏金玉磚鋪路,三十六根琉璃玉柱擎天震岳。

人、闡、截三教弟子分列兩旁,玄都一襲玄白道袍,站立最前方,廣成子、太乙等人闡教弟子站立身旁。

多寶、金靈、無當等截教弟子萬仙來朝,佔據大半個廣場。

三教弟子齊聚,無一人敢輕言,都靜靜等到聖人到場。

「嘩!」

突然,蒼穹上紫氣東來億萬里,瑞彩千條高掛蒼穹,無量霞光照映崑崙,四方大地湧現無數金蓮。

虛空中有玉女提籃撒花、金童手捧明燈,飄渺道蘊化為龍鳳麒麟等瑞獸,在祥雲上騰挪跳躍,彰顯無窮異象。

三道清光衝天起,拱衛着三道偉岸身影。

只見,太清身着陰陽道袍,盤坐太極圖內,他仙風道骨慈眉善目,身軀與天地自然相合。

元始天尊衣着華貴,盤坐金蓮之上,他頭頂慶雲綻放耀眼霞光,身後有日月星辰高懸。

通天教主劍眉星目,周身劍意撕裂天地,肅殺之氣似要終結萬物,郎朗浩日為之倒懸。

隨着盤古三清現身,昆崙山升騰無窮聖蘊,天道聖人之力席捲四海八荒,讓人忍不住跪拜。

「我等拜見師尊(師叔師伯)!」

三教弟子齊聲行禮,浩蕩道音久久不散。

太清聖人微微頷首,沉聲道:「爾等不用多禮,起身吧!」

隨着聖音流轉,一股無形偉力將眾人扶起。

元始天尊掃視眾人一眼,接過話茬緩緩道。

「爾等拜師以來苦心修行,想必學有所成,但修道不可一味閉門造車,當多聽多見博長補短以自用。

此番舉行玄門論道大會,意在同門之間交流心得,促進師兄弟情誼,同時檢驗修行成果,望汝等儘力施為。」

此時,三清尚未分家,依然同氣連枝。

雖說元始對通天隨意收徒的行徑頗有微詞,但前者依舊希望三教弟子能夠和睦相處、共同進步。

若是一味爭名奪利勾心鬥角,就失去了論道的意義,讓三兄弟白費了心思。

通天教主聞言,微微點頭表示肯定,又立即補充道。

「這次論道不止人、闡、截三教弟子,西方教也將到場,屆時爾等要多多照顧,不可冷落他人。」

通天教主言有所指,人、闡、截三教弟子都心知肚明。

所謂多多照顧,不過是一致對外先將西方教踢出局。

畢竟東西雙方向來不合,只是表面裝作相安無事。

「我等謹記師尊(師叔師伯)所言!」

眾人回應一聲,都面露期待之色,想要在論道之時壓西方教一頭。

太清聖人凝視虛空一眼,似乎感應到什麼,自顧自道:「西方教也該到了!」

隨着話音落下,蒼穹之上風雲變色。

「轟隆隆!」

浩蕩轟鳴聲響起,紫氣西來億萬里,飄渺道蘊化為金蓮鋪道,陣陣梵音禪唱聲亂人心神,兩道金光從天而降。

只見,准提道人身着玄黃道袍,他面色疾苦,周身綻放無量佛光。

接引道人慈眉善目,身後有智慧光輪顯化,無窮佛蘊撼動天地。

藥師、彌勒、大勢至、日光、月光等西方教弟子緊隨其後,紛紛落在三清殿前。

「見過三清師兄,西方路途遙遠我等來晚了!」

准提打個稽首,向三清問候道。

接引、准提雖說只是記名弟子,但也獲得鴻鈞認可,西方教同屬玄門一脈,自然要來參加玄門論道大會。

再者,西方二聖費盡心思興盛西方,卻收效甚微,如今有露臉的機會,哪裡能錯過。

若能在論道大會上發掘幾名有緣之人,日後興盛西方也更有把握不是?

三清雖不喜西方二聖,但表面功夫還是得做足的,太清當即沉聲道。

「既然西方道友已至,論道大會也該開始了,只是這規則當先說明。」

太清話音剛落,接引直接回應道:「哦,不知此番論道是文論,還是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