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洪荒:開局得到大道金冊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元始聞言,見眾人修為都有提升,內心倍感欣慰,回應道。

「此番講道爾等未必能盡數參悟,若有不懂之處,可私下來詢問為師。」

「如今,你們修為有所提升,但並無法寶傍身,日後行走洪荒難免吃虧。

為師這就賜予爾等法寶防身,以防不測。 」

此話一出,闡教眾人面露欣喜之色。

洪荒之中,除了自身修為之外,當屬陣法和靈寶最能增強戰力。

有法寶防身和沒有靈寶加持,完全是兩個概念。

前世封神之戰中,趙公明仗着有二十四顆定海神珠,絲毫不將闡教眾人放在眼中,就連燃燈道人也吃過暗虧。

一旦沒了定海神珠,趙公明就如喪家之犬,見着闡教十二金仙直接繞道走,灰溜溜滾回金鰲島。

由此可見,法寶對於修士而言,是何等重要。

闡教眾人修行至今,並無法寶防身,都眼巴巴的期待着元始天尊賜寶。

元始天尊掃視眾人一眼,目光首先落在太乙身上,沉聲道。

「太乙,你雖在闡教弟子中排名第六,但悟性絕佳、天賦不凡,與為師所修之道最為契合。

這極品先天靈寶虛無盒,以及上品先天靈寶九龍神火罩,就賜予你防身之用吧!」

元始話音落下,大袖輕輕揮動,兩道仙光懸浮在太乙身前,彰顯出法寶原型。

只見,那虛無盒通體紫金宛若琉璃,無數道紋勾勒出蓮花印記。

虛無法則環繞其上,迸發極品先天靈寶威壓,彷彿要將四方天地歸於虛無,流轉可怕威勢。

九龍神火罩赤紅如火,上有九條火龍噴吐三昧真火,散發上品先天靈寶威壓,讓四周陷入熾熱之中。

太乙望着眼前的法寶,神情略顯錯愕。

他沒有想到,元始天尊會跳過廣成子等人,先賜予法寶給自己,內心又驚又喜。

虛無盒位屬極品先天靈寶,內含一方虛無空間,可拿人攝物,即便是大羅金仙被攝入其中,頃刻間化為血水。

此物是元始天尊在分寶岩所得,只因他法寶眾多,故而不顯威名。

前世封神之戰中,碧霄不尊聖人出言辱罵元始天尊,後者惱怒之下,將前者收入虛無盒內。

碧霄空有大羅金仙修為,直接化為血水,元神上了封神榜,威力可見一斑。

九龍神火罩位屬上品先天靈寶,內含三昧真火,可召喚九條火龍對戰,威力非凡。

前世太乙藉助此物,先後滅殺石磯和孫良,傳給哪吒護身又創下不小威名,實為一大殺器。

有這兩件法寶傍身,能大幅度提升他的戰力。

要知道,洪荒先天靈寶都是有數的,數量十分稀少。

即便是一件下品先天靈寶,都會讓修士掙破頭皮,甚至爆發生死大戰。

強如西方二聖,能拿的出手的法寶,也不過是極品先天靈寶,而且數量少的可憐。

如今,元始天尊一出手,就是一件極品先天靈和一件上品先天靈寶,顯然是對自己格外看重。

對於這一點,太乙心知肚明,連忙感謝道:「弟子多謝師尊賜寶!」

隨着話音落下,太乙直接將法寶收起。

元始天尊聞言,眼神中不由的流露出寵溺之色,略微沉思後又告誡道。

「法寶終究是外物,自身實力才是根本,你所修之道與為師雖說十分契合。

但要知曉『學我者生,似我者死』,日後你還是要走出自己的道路才好,否則恐證道無望。」

為人師者,當為徒兒謀深遠。

元始天尊作為師尊,自然想有人能傳承他的道統,卻更希望太乙走出自己的道路,而不是按部就班走別人的路途。

太乙深知『學我者生,似我者死』的道理,不可能一味按照元始天尊所修之道走到底。

他如今的根基略有不足,只能藉助前人經驗不斷充實自身,等到有了足夠實力,必然會走出自己的道路。

想到這,太乙當即回應道:「多謝師尊苦心告誡,弟子銘記在心,絕不敢忘!」

元始天尊見狀,內心倍感欣慰,目光轉而落在廣成子的身上。

「廣成子,你身為大師兄,肩負闡教重擔,這落魂鍾、雌雄劍、掃霞衣就賜於汝防身之用。

日後若修有所成,另有機緣賜下。」

隨着話音落下,三件法寶懸浮廣成子身前,都散發上品先天靈寶威壓。

廣成子見着眼前三件法寶,面容浮現歡喜之色。

雖說他的待遇與太乙有所偏差,但廣成子心性成熟,對此沒有任何抱怨。

誰讓自家師弟深受師尊重視,有所偏愛也是理所當然的。

若是因為賞賜不均,便心生抱怨,那以後的道路可就走窄了。

廣成子平復思緒,欣然收下法寶,恭敬道:「多謝師尊賜寶!」

元始天尊滿意的點點頭,對眾人道。

「爾等修行不易,就一同賜下法寶吧!」

話音未落,元始天尊大袖揮動,十數道仙光飛出。

頃刻間,斬仙劍、陰陽鏡、捆仙繩等法寶,各自落在闡教眾人身前,散發強橫威壓。

闡教眾人獲得法寶,都面露興奮之色,紛紛回應道:「多謝師尊賞賜!」

唯獨黃龍真人兩手空空,一臉愁容,眼眸流露出羨慕之色。

他想向元始天尊討求法寶,卻又不敢開口,滿心憋屈只能苦苦忍着,腦海里還飄着五個字『我怎麼沒有』。

元始天尊沒有理會眾人心情,自顧自道:「法寶已經賜下,汝等不可荒廢修行。

一千五百年後,玄門將舉行論道大會,爾等此番回去要刻苦修行,到時為吾闡教爭光。」

元始天尊此話一出,闡教眾人神色各異。

廣成子身為闡教大師兄,頓感壓力山大。

若是不能在論道大會拔得頭籌,只怕到時候少不了一頓責罵,心中不由的有些忐忑。

靈寶大法師、文殊等人卻顯得十分興奮,想要在論道大會上大展拳腳,一副頗為期待的模樣。

唯獨太乙面色如常,內心毫無波動,有廣成子、玉鼎等師兄為闡教爭光,哪裡需要自己費心費力。

眾人略微思索,齊聲道:「我等謹記師尊所言,定會刻苦修行,不墜闡教威名。」

「嗯,爾等自行離去吧!」

「我等拜別師尊!」

隨着話音落下,元始天尊飄渺的身軀消失不見,闡教眾人各自有序離開。

太乙正要離開大殿,卻見黃龍真人神情哀怨,一副想不開的模樣,不由得問道。

「黃龍師弟,你這是怎麼了,為何悶悶不樂?」

黃龍還沉浸在賜寶階段,腦海早已一片空白,聽到太乙的問候,才回過神來。

「不瞞師兄,師弟心中苦悶啊。」

「同為闡教弟子,諸位師兄都有法寶賜下,吾卻兩手空空,待遇簡直天差地別。

難道因我是妖族出身,讓師尊心生厭惡,故而刻意冷落,此事實在令人苦惱。」

黃龍真人哭訴心中情緒,肆意揣測元始天尊的心思。

世人皆知元始天尊不喜妖族,而他黃龍雖是祖龍之子,但也分屬妖族行列,還背負無窮業力。

即便有幸拜入闡教,恐怕也不入對方法眼,否則怎麼會連件法寶都沒有?

太乙聞言,神情逐漸冷淡下來,嚴厲道。

「師弟,你前途堪憂啊!」

太乙此話一出,黃龍真人內心咯噔一下,眼眸瞪的跟銅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