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洪荒:開局得到大道金冊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隨着太乙橫插一手,西方陰謀瞬間破滅,但同時也意味着多寶落敗了。

多寶辯論失利,還在佛法中沉淪,頹勢盡顯。

「貧道學藝不精,此番是道友勝了!」

多寶自願認輸,灰溜溜回到截教陣營。

「師兄承讓了!」

彌勒打個稽首,直接跳過截教眾人,目光落在太乙的身上,沉聲道。

「太乙師兄道法精妙,可願指點一二。」

彌勒向太乙發出邀請,闡教眾人紛紛面露期待。

明眼人都能看出,太乙對道的理解遠超眾人,想要勝過西方教,恐怕非他莫屬了。

「道友相邀豈能推辭,敢問道友何為『四大皆空』?」

太乙沒有遲疑,直接發言質問,心中早有計較。

彌勒聞言,眼眸綻放智慧金光,內心陡然一喜。

這是要與自己共論佛法啊,那敢情好,一場佛法辯論不怕你不入套。

「身空、心空、性空、法空謂之四大皆空,眾生無相無善無惡,一切皆是虛妄。」

彌勒信心十足,對自己的回答十分滿意,卻未曾見到太乙嘴角微翹,前者顯然已經入局。

「哦,一切皆是虛妄,若是有人罵你、辱你、恨你、打你當如何?」

太乙話風突變,眼眸中閃過一道寒芒,他周身氣息凝聚內斂,彷彿隨時都會出手。

彌勒聞言,神情一愣,還在想着如何回答。

下一刻。

「啪!」

太乙大手揮動,狠狠拍在彌勒臉上,清脆的聲音回蕩虛空,清晰的落在眾人耳中。

此刻,整個昆崙山噤若寒蟬,任誰都沒有想到太乙會突然動手。

最終,還是闡教弟子先反應過來。

「貧道就說嘛,師弟怎麼可能會好言相對,果然這才是我認識的太乙啊!」

廣成子肆意誇讚,內心止不住的興奮起來。

「師弟們誰知道啊,這一個筆兜對數萬歲的修士來說,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赤**戲精上身,言辭間毫無顧忌,這一巴掌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

截教弟子紛紛回過神來,小聲議論道。

「這巴掌打得好,看着就解氣。」

「貧道覺得此刻當有掌聲,誰同意?誰反對?」

闡、截兩教弟子遭受無妄之災,險些道行有失。

如今見到彌勒吃虧,都紛紛叫好,簡直不要太爽。

西方二聖見狀,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彷彿被人狠狠抽過樣。

表面上看,太乙打的是彌勒,實際上是打西方教臉面。

而且是當著兩位聖人的面打的,能不痛嗎?

一時間,西方二聖神色惱怒,內心無比氣憤,不由得質問元始。

「元始師兄,你這弟子未免太兇殘了吧,哪有論道時動手的?」

元始還沒開口,一旁的太清搶先道。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並無不可!」

太清用最溫柔的語氣,說著最霸道的話。

好好的論道大會,被西方搞得烏煙瘴氣,打你都是輕的。

唯一的不足,就是太乙只打了一下,他們兄弟三人算誰的?

「兄長所言有理,吾徒謙遜待人從不輕易動手,即便是螻蟻都捨不得踩踏,又怎會逞凶?

道友莫要信口污衊,這明明是論道嘛。」

元始天尊力挺太乙,語氣顯得十分高興。

之前被西方教欺負慘了,現在輪到闡教發揮,怎麼著都得找回來。

西方二聖被懟的啞口無言,雖然心中氣憤,卻只能默默忍受。

廣場上,彌勒被太乙打蒙了,楞了好一陣才忍不住責問道。

「你……你怎能動手傷人?」

彌勒早已沒了之前的淡定從容,眼眸中燃起熊熊烈火,恨不得揍太乙一頓。

太乙面對質問,依舊風輕雲淡,笑着回應道。

「道友不是說一切皆是虛妄嗎,哪那來的痛苦?莫非是修行不到家?」

西方教擅長陰謀詭計,太乙只能用魔法打敗魔法。

彌勒聞言,一腔怒意憋在心中無法宣洩,別提多難受了。

他一時間竟然不知該如何回答。

「貧道……貧道……」

不等彌勒回應,太乙又道。

「萬法皆空唯因果不空,為惡者終將自食惡果,道友好自為之!」

此話一出,彌勒彷彿滋生心魔,神情顯得無比落寞,最終只能無奈嘆息道。

「哎,此番是貧道輸了!」

隨着話音落下,彌勒暗自神傷的回到西方教陣營。

此番過後,無論彌勒佛法如何高深,都難逃那一巴掌的陰影。

藥師見着彌勒落敗,安慰道。

「師弟不用灰心,你不過是中太乙的詭計罷了,待師兄為汝討回公道。」

藥師說著就要上場,太乙卻先一步制止道。

「藥師道友就不必上場了,你滿腦子都是西方佛法,已經容不得半點道法。

與你論道不過是一場空談,還是早些退去吧。」

藥師已經準備好放大招,卻被無聲沉默,踏出去的腳收也不是,不收也不行,顯得十分尷尬。

「哦豁!」

太乙沒有理會藥師,目光落在玄都的身上,恭敬道。

「玄都師兄身為玄門三代首徒,想必有高深見解,不知是否有幸討教一二?」

論道至此,截教和西方教相繼落敗,唯有人教玄都沒有出場。

這一場過後,便知誰是論道大會魁首。

玄都面對邀請,卻笑着搖搖頭道。

「貧道修行無為之道,無為者是為清凈不爭,就不與師弟相爭了。」

玄都主修無為之道,若是為了名利去爭奪四教魁首,那便是與他所修之道背道而馳。

至於說論道大會的彩頭,那在玄都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身為人教唯一親傳弟子,無論是修鍊資源,還是法寶之流都不愁。

只要他開口,自家師尊還不是有什麼給什麼,何必費盡心思去爭,反而還壞了自己的修行。

太乙聞言大感意外,旁人都是費盡心思去爭奪,輪到玄都倒好,直接棄權。

啥意思?瞧不起誰呢?

太乙回想起前世玄都,頓時又明悟過來。

前世玄都修無為之道,連人族生死都不管不顧,又豈會在意幾件法寶,真真是清凈無為啊!

只可惜,玄都的無為之道是半桶水,思路完全是錯的。

太乙想到這,直接回應道。

「無為非是不爭,而是隨性而為、隨心而為,為所欲為。」

此話一出,玄都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自身意境瞬間得到升華。

「隨心而為,為所欲為,還是太乙師弟意境高深,吾甘拜下風!」

所謂隨心而為,便是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為所欲為不受約束,意境不止高了一個層次。

就連一旁的太清聖人,都笑着讚賞道。

「想不到,太乙師侄對無為之道也頗有心得,日後可來吾宮中聽講!」

太清許下承諾,對太乙表達喜愛之情。

元始天尊聞言,臉上笑意更加濃烈。

他深知自家兄長清靜無為的性子,對任何事物都不會輕易表態。

如今卻肯讓太乙去宮中聽道,足以表明前者深得太清看重,同樣也證明自己的徒兒足夠出色,才能有此殊榮。

他的弟子越出彩,越能彰顯自己教導有方,可謂是顏面大漲。

想到這,元始天尊沉聲道:「徒兒,還不謝謝你太清師伯!」

「多謝太清師伯厚愛,若有閑暇定會前往八景宮聽講!」

太乙獲得八景宮聽講資格,心中倍感意外。

他原本只是想着點撥一下玄都,讓自己在論道上勝過對方。

哪能想到,自己竟然入了太清聖人的法眼,簡直是意外之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