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我也不願多解釋自己真沒有對陸揚塵有任何情誼的話了。

只道:「放手干吧,否則他東山再起了,我說不定還真會跟他和好。」

我故意拿話諷他呢。

他卻當了真。

俊臉一下就嚴肅了起來。

他咬着牙,惡狠狠道:「肖想我媳婦兒!我必須給他弄死!」

7

姜楓的手段很粗暴。

他因為聽了陸揚塵跟我提的那些要求,還真就給陸揚塵送去了一套房子和一輛車子。

不過這車子和房子是先用後付錢。

豪華大平層一天兩千塊。

豪華跑車一天abc塊。

他們連續用了一個月,費用大概是十五萬。

同時還有房子里僱傭的保姆,一個月一萬塊。

每日上門做營養餐的廚師,一個月十萬塊。

陸揚塵帶着蘇婉晴舒舒服服了一個月後,債主紛紛上門要錢。

陸揚塵沒錢,就給我打電話。

但我早就給他拉黑了,任憑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最後被警察招上來,直接送進了監獄去。

姜楓跟我邀功的時候,一雙手死不安分的圈在了我的腰身上。

「媳婦兒,快誇我!」

我努了努嘴巴:「才坐三個月的牢,讓陸揚塵進了失信名單,成了老賴而已,這點錢陸家隨便一揮手就能給他還了的。」

姜楓親了親我的耳垂:「別急,好戲還在後面呢。」

姜楓說的好戲,在蘇婉晴的身上。

蘇婉晴忍受不了獨自生活,也不知道在誰的鼓動下,去了陸家。

她在陸老爺子八十大歲的時候,衝到了一眾媒體面前,哭訴陸揚塵命苦,哭訴自己無路可去,求老爺子好心收留她。

她這一哭,帶了弱勢群體人員的渲染。

她堅信自己和陸揚塵是真愛。

「揚塵那麼好,他不圖錢不圖利,只想讓自己的婚姻純粹一些,又有什麼錯。」

「錯的明明是你們這些大家世族,這個世界的錢多數都在你們的口袋裡了,為什麼還要想着擁有更多的錢呢。」

「對,沒有錢會過得不好,但擁有那麼多的錢之後卻沒了真善美,這樣利益至上的資本家怎麼才能承擔起為國為民的責任呢。」

她一下子給高度拔上去了。

一番話正中了媒體記者以及勞苦群眾的心口。

這個世界對資本家本就不友善。

四處都充斥着對資本家的厭棄。

但誰都能說陸老爺子唯利是圖,她蘇婉晴卻沒這個資格。

她可是依靠着陸家的資本存活至今的社會底層。

她的低保是世家大族創立的基金會發放的。

她高位截癱的手術也是基金會幫助出資做的。

她現在吃的用的一切都是陸家給的……她明明無法接受勞苦大眾一樣平凡普通的生活,卻又在這裡指責豪門的利益至上。

但記者媒體會用最尖銳的角度去拉爆新聞。

蘇婉晴這麼一鬧,直接讓陸氏集團的股票跌停。

蘇婉晴以為自己這麼一鬧,能讓陸家老爺子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還能讓陸家人明白只有心地善良的陸揚塵才能做繼承人。

但她太天真了。

百年陸家怎麼能容許一個端不上檯面的女人讓自己承受如此大的損失。

所以陸老爺子,當著新聞媒體的面兒接納了蘇婉晴。

但實際上呢,蘇婉晴進陸家的第一天,就早產了。

生了個死胎。

蘇婉晴進陸家的第二天,又被開水燙傷。

毀了容。

蘇婉晴進陸家的第三天,就被現場抓到偷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