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他醞釀了好幾年要跟我表白的。

但我和陸揚塵有婚約。

他本來就被滬圈和京圈的公主小姐看不起,他不想再舔着臉加深我對他的厭棄。

「陸揚塵太瞎了,一個清高的要命的殘疾孕婦到底怎麼跟我顏顏公主比。」

「她腰能有你的細嗎?」

「她的唇能有你的軟嗎?」

他每一句都是直來直去的情話。

誇我的漂亮溫柔大方聰明體貼,一雙眼睛在我身上逡巡着,期盼着索求着。

像極了嗷嗷待哺的哈士奇。

「媳婦兒,忍不住了,真忍不住了。」

「你不知道,那天你在包廂坐在我腿上的時候,我就險些暴露。」

「回去之後,我到處找你在公開場合里的照片,抱着你的照片,我一夜都沒睡着。」

他的下巴抵在了我的鎖骨上。

可憐巴巴的。

我緊了緊手心,臉頰已然緋紅。

只是強撐着矜持,將手輕輕搭在了他的脖頸處,慢慢畫圈。

我咽了咽喉道:「那什麼,這是我的辦公室,你總不能在這裡……」

他的聲音嬌軟起來。

故意收起了他東北味兒。

用上了氣泡小音節。

「好不好嗎?我的小公主!」

「公主,顏顏小公主,人家就要在這裡。」

心臟咚咚咚敲擊着。

他的不安分到底鬆動了我的意志。

我伸手去解開他的衣領……

他卻是直接扯開了衣襟。

小小的扣子,一顆接着一顆飛蹦到半空中。

些許彈到了我的臉上,疼疼的。

5

進行到第三次時。

辦公室里,有人闖了進來。

埋頭苦幹的姜楓聽到開門聲,瞬間拉過了一旁的衣服將我覆蓋。

然後把我護在了懷裡。

嚴絲合縫之中,我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我看到了突然闖入的陸揚塵。

他微紅的眼睛裏裝滿了不可置信。

他來做什麼?

姜楓擰眉,收斂起了方才的所有溫柔。

質問:「陸揚塵,你他媽有病能不能去醫院!給老子滾!」

陸揚塵手上拿着一份蛋糕。

那是我最愛吃的牌子。

蛋糕落地,砸成了稀巴爛。

他竟是腳步絲毫沒有往後退,反而冷着聲音斥責着:「祝顏,你竟然真的和姜楓……」

陸揚塵真好笑。

我和姜楓是未婚夫妻。

做這些事,又怎麼了,竟然能引得陸揚塵一陣訝異。

姜楓則是丁點兒沒客氣的罵道:「你他媽羨慕嫉妒老子有這麼身嬌體軟的媳婦兒是不是晚了?」

「我跟你說,顏顏是我的,你他媽趕緊滾回去找你那個殘疾孕婦去。」

「別逼我現在跟你動手。」

姜楓將桌子上能砸出去的東西都砸在了陸揚塵的身上。

無疑全部命中。

姜楓要不是因為懷裡還抱着我,也不想讓我丁點兒風光被陸揚塵看到,估計真的能上前去跟陸揚塵打一架。

陸揚塵是個體面人。

動粗罵人這種事情,他向來不屑。

故此,只能憤憤不平的離開了。

但他憤憤不平個什麼勁兒?

這個結果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呢。

陸揚塵離開之後。

姜楓隨即將門關上了。

回來的時候,似是也帶了怒氣。

接着便是一通發泄。

一邊發泄一邊哭。

「媳婦兒,對不住,老子現在好氣憤。」

「他陸揚塵憑什麼身份就敢直接闖就進來。」

「老子進你辦公室的時候都知道敲門,老子真想剁了這狗玩意兒!」

他的委屈,我不懂。

他的眼淚,好鱷魚。

根本就是為了讓我不要罵他太粗魯,故意演給我看的一樣。

6

事後,我沒了丁點兒的力氣。

是姜楓不嫌麻煩,給我洗澡擦身,才弄乾凈了那些黏糊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