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太子黨們可不在乎車子被剮了蹭了。

他們只在乎是否給兄弟姜楓撐住面兒。

帶兩路人,各自去了各自的場地。

我們訂婚儀式進行了一半的時候。

玻璃窗外下起了滂沱大雨。

我正驚異着。

便看到了陸揚塵推着因為雨淋而花了妝容的蘇婉晴從天台上下來。

新郎新娘在我和姜楓的襯托下,顯得尤其狼狽。

參加陸家訂婚宴的三兩賓客,在東北圈和滬圈一眾大佬面前,也紛紛低下了頭去。

我這才發現,陸家人竟是一個都沒有來參與陸揚塵的宴會。

「天台浪漫是挺浪漫的,但是你們這婚禮寒磣得老天爺都看不下去喂。」

「有殘缺的婚禮才令人記憶尤深嘛,就像某些人鍾愛殘缺的人一樣。」

「是啊,有些人不光喜歡殘缺的人,還喜歡年紀輕輕喜當爹,伺候老阿姨。」

這是來自滬圈和東北圈的嘲諷。

蘇婉晴漲紅着一張臉,根本不願抬起來。

陸揚塵倒是將蘇婉晴依舊護在懷裡,怒目而視向我:「將你們的嘴巴關上,一群唯利是圖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明白什麼是真愛。」

嗯,我們這群人是不懂真愛。

我們利益至上。

將家族聯姻看得尤其重要。

所以在陸揚塵選擇蘇婉晴而沒有選擇我的時候,滬圈京圈已經不太想搭理陸揚塵了。

陸家有那麼多孩子,陸揚塵如果沒有祝家的支持,可排不上號。

陸家人沒來參加陸揚塵和蘇婉晴的訂婚宴,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從前東北圈挨不上滬圈和京圈的邊兒,到底是滬圈和京圈不知道東北圈的底細,多少狗眼看人低了點。

這一次我和姜楓的訂婚宴,總歸是讓京圈滬圈知道了東北圈的實力。

有實力者,當然能共存。

所以,先前總是跟陸揚塵一起玩的公子小姐們,現在紛紛倒戈到了我們這邊。

一為撇清和陸揚塵的關係。

二為討好東北太子公主黨。

給我面兒,就是給姜楓面兒。

給了姜楓面兒,自然是給了東北圈面兒。

我和姜楓的聯姻也只是打響了東北圈融入京圈滬圈的第一炮。

4

陸揚塵的訂婚宴草草收了場。

京圈滬圈東北圈的公主和太子們,陪着我們瘋玩到了深夜。

也是第二日,我才聽聞了陸揚塵被陸家老爺子趕出陸家的事兒。

連帶着陸揚塵在陸家的ceo職位,也早早被陸家老爺子給卸任了。

現在陸揚塵在陸家基本沒了話語權。

朋友都說:

「陸揚塵沒了祝顏,就跟蘇婉晴一樣,是個殘疾。」

「他要真愛,沒了金錢加持的真愛,我看他能愛多久。」

「照顧殘疾未婚妻,還要準備喜當爹,到底是瞎了,竟然會拋棄祝顏。」

這些話傳到我耳中,我總擔心姜楓那個暴脾氣會不高興。

他卻說:

「我有什麼不高興的。」

「我就是你的備胎!」

「我很理解陸揚塵的戀愛腦,因為我也是。」

「說真的,媳婦兒,如果你殘了,還懷了別人的孩子,只要你願意,老子一樣得娶你回家!」

他說完,就拉着我坐在他腿上。

好一番廝磨啃咬。

喘息間,我問他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他說:「從第一眼見面的時候。」

他們東北圈有自己的產業,有自己的人脈關係。

他們就是暴發戶,錢多得恨不得溢出來。

所以在接觸滬圈和京圈備受冷落之後,他能夠繼續死乞白賴的混在我們裏面,就是為了每天能夠多看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