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我點了頭:「當然,陸揚塵這種垃圾,本該就在垃圾桶里!也就你,配得上他。」

蘇婉晴臉色一白。

陸揚塵眉目皺起來:「祝顏,何必愛而不得就生恨!」

我冷笑:「我愛你?愛你多情,還是愛你眼瞎?笑死,陸揚塵你也值得我愛?」

說罷,我走向了角落裡一直沒有言語,且一直被京圈和滬圈排擠的東北太子爺身邊。

他抬眼望向我,深邃的雙眸微蹙。

燈光偏移間,他脖子上掛着的大金鏈子險些要閃瞎我的眼。

我還是伸出了長腿,跨坐在了他身上。

勾起了他的下頜。

「姜楓,親我,用力親!」

他一雙眼,閃現出了驚異。

周遭的人,皆屏息凝神的望着我們這一處。

姜楓疑惑着:

「你有毛病兒?」

一股大碴子味瞬間熏染了整個包廂。

引來了京圈滬圈世家子弟的一陣蹙眉。

可我卻覺得這熟悉的聲音,安全感十足,讓人覺着溫暖。

前世,就是這個男人散盡了萬貫家產,也要跟陸揚塵魚死網破。

明明我連話都不曾和他說過兩句。

卻成為了他最愛的人。

我笑,眼眶裡逼出了水汽,追問他:「跟我結婚,結不結?」

他抿了抿薄唇,一張俊臉上說不上什麼情緒。

接着,我的唇畔被含住。

一股撕扯的力,在我口腔里拉開。

我的腰,被他的一雙大手狠狠抵住。

摩挲之下,姜楓一身金鏈子哐當哐當的響。

直至我口腔里,滿是血腥味,他才鬆開了嘴。

鬆開的那一瞬,他還意猶未盡的在我嘴角處舔了舔,像極了哈士奇。

「等哥去你家下聘。」

他還瞥了一眼陸揚塵手上的戒指,嘖嘖了兩聲道:「那破玩意兒不值錢,等着哥兒給你送個更好的。」

說完,他就要往門外走。

但走了兩步,又折了回來,湊到我臉上親了一口。

又伸出了他的手指頭指向我,警告着:

「不許反悔!」

「就算你反悔了,哥也要巧取豪奪將你娶回家去!」

「誰叫你先撩我的!」

2

姜楓的聘禮,是通過數十架直升機從東北運到南方的。

滬圈京圈一般不愛和東北圈的玩兒。

所以我周邊的世家子弟也沒有和東北圈聯姻的。

我算是第一個。

打破了滬圈和東北圈的壁壘。

也由此見到了如此浮誇的場景。

金子一箱疊着一箱往家裡搬。

現金一麻袋跟着一麻袋往家裡駝。

房產證和豪車鑰匙是用托盤,一盤盤呈到我爺爺面前的。

姜楓也終於受不了南方的熱,脫了他那上百萬一件的貂皮大衣,換上了乾淨利落的手工定製西裝。

一進門。

他便雙膝跪在了我爺爺的面前,高喝着:「祝老爺子安康,孫女婿來求娶您孫女了,求老爺子答應,給孫女婿愛護您孫女一生一世的機會。」

哐哐哐!

三個響頭!

姜楓磕得毫不含糊。

我怔愣在爺爺身邊,內心彷徨。

爺爺則是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一切,一雙手怎麼也淡定不了的發抖着。

我安撫爺爺的心神道:「爺爺,小場面,穩住穩住!」

爺爺咬牙又切齒。

他有很多很多的雖然。

可到底是架不住我在陸揚塵那受了許多的委屈。

也架不住姜楓行為禮儀上的足夠到位。

放眼整個京圈滬圈裏面,上門提親能給出這麼大手筆的,他姜楓是第一人。

上來就哐哐哐磕頭的,他姜楓還是第一人。

好半晌,爺爺終於勸服了自己。

「糙是糙了點兒,你要是真能接受,我到底也不能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