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京圈太子爺愛上了身殘志堅的孕婦。

執意要甩掉我這個滬圈小公主。

我心繫家族聯姻,為孕婦治腿,為孕婦接生。

卻不料她產後抑鬱,抱嬰兒跳樓身亡。

數年後。

太子爺執掌京圈滬圈資源。

收購我家公司,吞食我家財產,送我一家進監獄。

「這是你毀了我愛情的代價!現在我們扯平了!」

再睜眼。

太子爺當眾求娶38歲殘疾孕婦。

我走向角落裡身穿貂皮大衣脖掛大金鏈子的東北太子爺。

坐在他腿上,勾着他的喉結,命令着:「親我!用力親!」

1

包廂里,陸揚塵手持婚戒向坐在輪椅上的女人求婚。

友人們一臉驚異。

且些許尷尬的望向了我。

畢竟,我才是陸揚塵的訂過婚的未婚妻。

他當著我的面兒,和別人求婚,到底是打了我的臉。

有人勸解着:

「陸揚塵,別開玩笑,顏顏還在這兒呢。」

「玩是玩,有些東西不能當真的,何況還是一個38歲懷着前夫孩子的孕婦!」

「快給顏顏道歉,顏顏不至於怪你。」

圈子層別高了。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陸揚塵可以和別的女人曖昧玩鬧,但是絕不可能將陸家女主人的位置給到不屬於我們這個階層的人。

誰都很清楚,強強聯合才能保證家族的最大利益。

但陸揚塵不明白這個道理。

他執意的愛上了蘇婉晴。

一個38歲雙腿殘疾卻貌美如花心志堅定的女人。

陸揚塵面對旁人勸慰,一臉的不屑。

「我沒有開玩笑,我愛婉晴,誰都不能阻止。」

「祝顏,我不愛你這件事,我從前就說過。」

「別勉強我,我絕不會改變自己的心意。」

他冷着眼看向我。

三句話想讓我識趣。

我恍惚了半晌,沒有應答他。

蘇婉晴則是推拒着,一臉剛正不阿:「我不會做第三者的,陸揚塵別鬧了,快向祝小姐道歉。」

面對陸揚塵炙熱的追求,蘇婉晴從始至終都保持着拒絕的態度。

她說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也很清楚陸揚塵和我之間的婚約。

她最恨第三者。

所以陸揚塵為了擺脫她第三者的名號,來了這麼一遭。

當著我的面兒退婚,給蘇婉晴承諾。

「祝顏,我們之間的婚約取消,明白了嗎?別再阻礙我娶婉晴。」

所有人都望向了我。

甚至好心道:

「顏顏,別跟揚塵計較,他鬧着呢。」

「你放心吧,誰都沒辦法取消你們之間的婚約。」

「隨他了,我帶你去別地玩兒……」

大家族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

在場坐在一起的人,多少有些裙帶關聯。

沒有人願意看到本就已經定下的合同與合作,會因為我和陸揚塵之間的矛盾而取消。

有人想拉我離開。

我的眉目則是清醒了過來,甩開了友人的手。

我緩緩站起身,面向了陸揚塵。

「好,我答應你,取消婚約,此後我們祝家和你陸揚塵不再有任何關聯。」

一聲落,眾人面目愣住。

陸揚塵則是鬆了一口氣。

他補充道:「這樣的選擇,對你對我都好,婚姻是愛情的終點,我和你在一起只會走向墳墓。」

嗯,他說的很對。

我和他在一起,註定走向墳墓。

但他和蘇婉晴在一起,也不過是走向另一個墳墓。

一個龐大的世家,豈能是蘇婉晴這種清高窮人掌控了的。

前世連被圈養這種事情都無法接受的毫無意志之人。

在豪門爭鬥里,還不只能等着被啃食殆盡。

我瞥向面露竊喜的蘇婉晴,她立即端正了臉面,道:「祝小姐,不是我搶走了你的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