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霸王硬上弓,你管這叫恩愛夫妻? 第9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離開湘王府的勢力範圍,顧驍並沒有直接回東宮,而是吩咐魑衛留下專門看守的人。從今日今時開始,他要完全掌握湘王府的行蹤,哪怕出門的是個小斯!

安排一切之後,顧驍才返回東宮。

東宮延正殿,乃是太子妃的居所。

志滿意得的顧驍徑直進入延正殿,恰好看見太子妃蘇映雪,在命貼身婢女準備禮品。

「太子妃在忙活什麼?」

蘇映雪回眸一看,莞爾笑道:「回太子殿下,妾身是在準備回門禮物。」

聞言,顧驍恍然大悟。

女子出嫁,在民間都是要回門的。

只不過她們七人嫁的是東宮太子,沒有顧驍的許可,是不可以擅作主張離開東宮的,故而只能準備禮物命人送回家。

「禮物再多,也比不上你們回去看一眼。」顧驍一語道破。

蘇映雪心中瞭然,說道:「道理妾身們都懂,只是皇家有皇家的規定,妾身們已經嫁給了太子殿下,理當遵循祖宗制度。」

「你能這麼想,本宮心裏很欣慰。」

談話間,顧驍已到蘇映雪身邊。

低頭俯視面前的俏美人。

大婚時的蘇映雪容貌傾國傾城,不過那個時候,蘇映雪給人的感覺是青春懵懂。

可初經人事的蘇映雪,渾身上下多了一種少婦的感覺,讓顧驍捨不得看向其他地方。

顧驍越看心裏是越拱火,終於忍不住出言打趣:「一上午沒見,本宮怎麼覺得太子妃變得更加貌美了?」

「殿下……」蘇映雪害羞了。

只見顧驍壞笑着將蘇映雪摟入懷中,右手不安分摸着她的臀部,吐息溫熱,眼神帶着濃濃的侵略性。

炙熱的眼神讓蘇映雪不由自主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幕又一幕『近戰』,羞得她雙頰緋紅,不敢抬頭跟顧驍對視。

貼身婢女和宮女見狀,紛紛忍不住掩嘴偷笑,她們互相推搡着退到延正殿外頭去。

「映雪,本宮真的想你了。」

蘇映雪固然明白顧驍想做什麼,只是她初經人事就被顧驍折騰的夠嗆,光顧着自己貪婪索取,一點也不懂得憐花惜玉,害的她到現在都還覺得身體疲憊,那個地方更是疼痛難忍。

「新婚之夜妾身和殿下春風一度,殿下喜愛妾身實乃妾身之福,只是殿下不該不顧其他側妃和良娣,她們還等着殿下蒞臨呢。」蘇映雪面不改色心不跳岔開話題。

顧驍不但沒有聽進去,反而緊緊摟住蘇映雪,說道:「雨露均沾的道理本宮都懂,只是此時此刻,本宮更想和太子妃共赴巫山。」

蘇映雪大驚失色,紅唇輕啟。

「殿下…不要…妾身真的…嗚嗚嗚……」

不等蘇映雪解釋一二,顧驍就蠻橫霸道的吻住櫻桃小嘴,雙手更是不安分,在蘇映雪的身上四處遊走着。

蘇映雪雙頰紅的似乎能滴出血來,她使出渾身之力推開顧驍,嬌喘着提醒:「外頭青天白日…殿下萬萬不可白日宣淫……嗚嗚嗚……」

話才說到一半,又被顧驍封住櫻桃小嘴,只是這一次,顧驍的進攻異常猛烈,使得蘇映雪根本沒有反抗餘地。

沒過一會,兩人就到床上去了。

守在延正殿外的貼身婢女和宮女,不約而同聽見裏面傳來『奇怪』的聲音,更多的還是蘇映雪的討饒聲。

【坤寧宮】

明德皇帝一如既往處理完政務,照例回坤寧宮陪伴皇后趙語希,兩人在飯桌上談論起顧驍對藩王的建樹。

談論的前提是,將所有的宮女太監全數支出坤寧宮,明德皇帝才放心和皇后趙語希說起此事。

畢竟,推恩令之事尚未對外公布。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明德皇帝鄭重其事,娓娓道來。

皇后趙語希聽了,不免大吃一驚。

根本難以置信這種精妙絕倫的推恩令,會是太子想出來的。

倒不是說皇后小看太子,而是太子歷年來的所作所為都讓人大跌眼鏡,要不是明德皇帝親口聽顧驍說的,估計明德皇帝也不會輕信。

皇后趙語希從驚訝之中緩過神來,激動的喃喃自語:「祖宗保佑,讓我們驍兒終於開竅了。」

明德皇帝不惜自降身份,親自為皇后趙語希盛了一碗湯,說道:「驍兒已經開竅了,你若是再不用膳的話,今晚就得餓肚子了。」

「陛下,你怎麼又取笑臣妾?」皇后趙語希嘴上不饒人,實則心裏甜得發膩。

「快喝吧。」明德皇帝習以為常。

皇后趙語希津津有味喝着養生湯。

明德皇帝則寵溺的望着。

夫妻恩愛和睦近二十年,彼此想做什麼,都心有靈犀一點通。

皇后趙語希將養生湯,喝的一滴不剩,沒等自己動手,明德皇帝就率先拿過桌上的絲帕,細心的為皇后趙語希擦了擦嘴角。

相視一笑,和睦溫馨。

用膳結束。

明德皇帝召來御前公公,由御前公公囑咐底下的宮女太監,將碗筷全部撤回御膳房。

夫妻二人坐上軟榻,暫時休憩。

御前公公心細如髮,猜到夫妻兩人有話要說,立即輕聲細語命宮女送來新沏的熱茶。宮女將熱茶輕輕放置兩人面前,隨後躬身退出視線範圍。

明德皇帝正襟危坐,笑問:「朕故意將驍兒叫走,便是給皇后和她們談心的機會,不知這上午都談什麼了?」

「無非就是叮囑她們照顧好驍兒,其次便是讓她們的肚子爭口氣,早日為皇家誕下皇長孫,了了你我含飴弄孫的心愿。」

「這七人為了各自的家族榮耀,會不會……」明德皇帝欲言又止,默默看向了皇后趙語希。

話中深意,十分明朗。

明德皇帝便是擔心這七人,為了家族榮耀會窩裡反。

皇后趙語希目露精光,一笑而過。

妻妾多了,自然就會爭風吃醋。

不過皇后趙語希有言在先,她們七姐妹可以爭寵,可是絕不能上升到傷人害命的地步,一經發現,皇后第一個不會輕饒她們。

「陛下管理前朝已夠殫心竭慮,後宮這塊儘管放心交給臣妾便是。」皇后趙語希一句話,相當於給明德皇帝打了一劑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