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霸王硬上弓,你管這叫恩愛夫妻?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骯髒的女人,哪有資格給他暖床!

不等顧浩想好對策回話,便聽見顧驍的聲音傳入耳畔。

「堂兄想讓本宮墜入女色無法自拔,而自己卻守身如玉,潔身自好,不就是為了弄臭本宮的名聲,以便你自己迎娶蘇映雪嗎?」

顧浩心一凜,強裝鎮定道:「太子殿下,外界謠言不可信,請不要因為莫須有之事,影響我們堂兄弟的情分。」

「是不是謠言,堂兄心知肚明。」

看顧驍言之鑿鑿的模樣。

顧浩更是做賊心虛,暗自揣測。

花船計劃,只有顧浩本人和潛伏在東宮的小陽子知情,以顧驍不學無術,斗蛐蛐遛狗的習性,怎麼可能會知道他的全盤計劃。

除非…小陽子背叛了他!

「太子殿下…散播謠言的人中傷皇室,按照律令當就地誅殺,不知您是從哪裡聽來的謠言?」顧浩追根究底,問個不停。

「謠言不會空穴來風!」

顧浩張嘴欲言。

卻見顧驍的眼神逐漸變得犀利,面朝自己沉聲警告:「有些事情有些人,該是堂兄的就一定是堂兄的,不該是堂兄的最好就不要強求,否則傷人又傷己,你說是嗎?」

「太子殿下所言極是。」

顧驍嗤之以鼻,沉聲道:「蘇映雪是本宮的太子妃,現在是將來也是,她的身心已經蓋上本宮的專屬印記!」

殺人誅心!

明知顧浩心心念念蘇映雪,顧驍偏偏字字句句不離她,擺明就是故意要在顧浩的傷口上撒鹽。

犀利的眼神,正視顧浩。

果然發現顧浩氣得臉色鐵青,肌肉緊繃。

不過,這才哪到哪?

顧驍從容淡定,繼續羞辱道:「尤其是想起洞房花燭夜,嘖嘖嘖…」

一字不落傳進顧浩的耳中,氣得顧浩胸脯急速起伏,眼神充滿怒火,咬牙切齒,骨骼分明的十指握的咯咯作響。

「顧驍!」顧浩氣得直呼其名。

他對蘇映雪是真的一見鍾情,奈何自己屢屢登門拜訪宰相府,總被宰相蘇軒,以男女授受不親為由拒絕了。不曾想一來二去,蘇映雪就被賜婚給了顧驍。

胸無點墨的廢物太子,憑什麼能娶奉天第一才女?蘇映雪要嫁,就該嫁像他這般有詩才造詣的人!

可恨顧驍,得了便宜還賣乖!

裝作傻子的模樣,來噁心自己。

怒目相視,顧浩氣得渾身戰慄。

一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在顧驍身下承歡的媚樣,顧浩氣得就想當場殺了顧驍。

「堂兄不是說,對蘇映雪沒有感覺嗎?」顧驍起身逼近顧浩,斬釘截鐵地質問道:「既然如此,又何必如此激憤?」

一語點醒夢中人。

顧浩的滿腔怒火,瞬間蕩然無存。

不由得開始悔恨自己被怒火沖昏了頭腦,這才不由自主道出了心聲,被顧驍當場抓住了把柄。

雙手握拳,顧浩咬牙切齒解釋道:「本世子只是想提醒太子殿下,蘇映雪已為太子妃,您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對她的清譽造成不良影響,還請太子殿下謹言慎行。」

「本宮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況且太子妃最懂尊卑有別,她是不會像有些人以下犯上的!」顧驍冷眼相待,說話陰陽怪氣。

指桑罵槐,意味十足。

「難道太子逢人就說風流艷事嗎?」

「對於別人,本宮當然不會說!」顧驍嗤之一笑,咬文嚼字地說:「可對堂兄,本宮卻覺得堂兄很想聽!」

「你!」

「本宮差點忘了告訴堂兄。」顧驍露出痞賤痞賤的笑容,附在顧浩耳畔旁,一字一頓:「昨天晚上,本宮很爽!」

此話一出,猶如晴天霹靂當頭一棒。

氣得顧浩喪失理智,對着顧驍就掄起石頭般大的拳頭,眼看下一秒就要錘到顧驍臉上。然而,顧浩卻看見顧驍那副臨危不亂的模樣。

剎那間,恍然大悟。

顧驍居然是在等着自己動手!

堂兄弟兩人,各有各的盤算。

其實顧驍的用意,也十分簡單。

他就是要以殺人誅心的方式,徹底激怒顧浩。使得顧浩事後為了報復他,肯定會做出一系列偏激的事情,到時湘王府必受其亂!

說不定,在建寧湘王府建成之前,湘王世子就該換人當了,失去身份庇護的顧浩就猶如喪家之犬,人人都可以捏死他!

顧浩氣得頭昏腦脹,怒目圓睜。

可顧驍一身赤色蟒服的衣裳,無時不刻刺激着顧浩的神經。他清楚明白,一旦自己這一拳下去,整個湘王府都會受他受累。

憤恨的放下拳頭,顧浩突然冷笑。

「本世子就是喜歡蘇映雪,即便你貴為太子殿下,也無法阻攔我的心意,有本事你就殺了本世子,否則本世子絕對不會放棄的!」顧浩放下狠話,目露兇狠之色。

顧驍並不震驚。

只因太宗規矩,就是顧浩的底氣!

大慶的皇室子弟的確不能殺,可若是這皇室子弟成了庶人,誰又能說半個不字?

「殺你,有很多種辦法!」顧驍直勾勾注視着顧浩,蔑笑道:「倒是堂兄,今後可得小心了。」

顧浩目露凶光,漠然直視。

「今後凡是接近堂兄的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本宮策反,堂兄若想活着得到太子妃,可要提高警惕啊!」

丟下一句話,顧驍大大方方打開書房。在顧浩怨毒的眼神當中,顧驍和魑衛逐漸離開書房的勢力範圍。

顧浩一腳踢碎了椅子,以泄憤怒,咬牙切齒自言自語:「你要殺本世子,本世子未嘗不能殺你,蘇映雪,註定是本世子的!」

「來人!」

兩名侍衛聞聲而至,抱拳輯禮。

「通知烈陽閣的人,不惜一切代價誅殺顧驍,本世子要讓顧驍死無全屍!」

兩名侍衛相視一看,齊聲道是。

只不過,遲遲沒有離開。

怒火中燒的顧浩不悅喝道:「怎麼?如今本世子說話也不好使了嗎?」

「不是的,世子殿下。」一名侍衛連忙搖頭,解釋道:「昨天東宮傳來消息,說我們安插的人都已經被魑衛殺了,其中包括小陽子。」

另一名侍衛連忙附和道:「失去內應的監視,等同於失去太子行蹤,烈陽閣的人怕是不方便動手啊。」

顧浩心中一驚,眼眸深邃。

原以為是小陽子和其他人出賣了自己,沒想到竟是顧驍,在一夜之間拔除了所有內應,難怪今日會理直氣壯的來湘王府興師問罪。

「本世子說了不惜一切代價!」

「屬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