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好孕系統後,她多子多福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對此,裴言澈並不領情,反而冷笑:「公主還真是冷酷無情,說遣散也就遣散了。」

她的手指像是帶着一團火一樣,有意無意的在他身上撩撥着。

可他明明應該厭惡的,更應該將她推開的。

因為之前但凡是他多看一眼沈千月都覺得噁心,便是被她碰一下,也要將自己搓洗上無數次才會罷休。

可自從那日被她解了合歡散的毒後,他便不知為何就不抵觸她的接觸了。

甚至還帶着一絲絲的……渴望?

可笑!

他怎麼會渴望那個女人的接觸!

他應該是恨不得將她大卸八塊,生吞活剝的。

定是這女人給他下的合歡散中還藏有別的玄機,否則她又怎會輕易給自己解了毒?

「不過是養在公主府里的吸血蟲罷了,為了你,遣散他們又有何妨?」

「公主還真是會開玩笑。」

「本公主從不開玩笑。」

柳玉奴和蘭司塵還跪在地上,瞧着面前二人那低眉細語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柳玉奴幾乎咬碎了一口牙:「所以公主是因為那賤奴才要將眾多公子都遣散的嗎?」

他的眼睛裏帶着濃濃的怒火,似恨不得將裴言澈給燒死一樣。

那個賤奴到底給公主灌了什麼迷魂湯,居然讓公主如此維護他。

「你有意見?」

柳玉奴正要開口,身邊的蘭司塵卻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莫要在此時衝撞了公主。

「奴……不敢!」

柳玉奴只得同蘭司塵回去了。

「嗶——尊主大人,小八有疑問。」

「放。」

神識空間里,好孕獸問:「尊主大人為何只留了那兩個男寵?」

「若不留一兩個,怎會讓他知道本公主對他的心是真是假?又如何能讓那柳玉奴對他暗中使絆子,本公主再去美救英雄?」

「尊主大人威武!」

「至於那個蘭司塵么……」

「呵,他的心思可就更不純了。」

留着他,好好玩兒,慢慢玩兒。

裴言澈的心是沒那麼容易就被籠絡的,她得藉助一些外力才是。

新送來的東西和狐裘,都是進貢給皇室的料子,如今沈千月卻拿來給裴言澈。

果然是人靠衣裝,他本就生的姿容絕色,堪有清貴嫻雅之姿,只是飽受折磨,身形略顯消瘦。

一番裝扮下,倒也真真兒就是那龍章鳳姿的好模樣了。

到了晚膳時,沈千月怎麼都找不到裴言澈,便喚來了白芷。

「裴世子何在?」

白芷愣了愣,尋思着公主但真實糊塗了,這個時間點,裴世子在做什麼公主不應該是最清楚的嗎?

「回公主,想來世子這會兒已經打掃完馬廄,在小廚房用膳了。」

白芷這麼一提醒,沈千月這才想起來,原主先前就酷愛折磨裴言澈,要他在每日晚膳前將馬廄打掃乾淨。

若打掃不幹凈,便是連晚飯也沒得吃了。

「喲,今日裴世子當真是風光,得了郡主賜的衣裳,穿着這麼昂貴的料子來打掃馬廄,裴世子也還真是捨得呢。」

馬廄里,一群馬廄小廝忍不住對着裴言澈冷嘲熱諷。

這世上哪有人穿着錦衣貂裘來幹活兒的?

「哼,不過是得了公主賞賜的衣裳,還真當自己就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說到底,賤奴就是賤奴,等過兩日公主膩味兒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裴言澈未曾言語,只是堪堪將袖口挽起,露出那白皙且十分有力的手臂來。

手中提着糞桶,將其運到板車上。

瞧着裴言澈那一言不發只會埋頭苦幹的樣子,奴僕們像是重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有氣無力的。

「賤奴,和你說話呢,耳朵聾了?」

有人擋在他面前,一腳踢翻了他手中的糞桶。

骯髒的馬糞瞬間濺到了他的衣服上,形成大塊兒的污漬。

「瞧,他的衣裳髒了!」

「哈哈哈,賤奴就是賤奴,就算是穿上金貴的衣裳,也依舊改變不了自己賤奴的身份!」

一群人肆無忌憚的笑着,暢快囂張的笑聲卻又猛地戛然而止。

因為他們看見了。

看見了那位賤奴眼裡濃濃的殺意,猶如實質般,冰冷的可怕,更像是從地獄裏鑽出來的惡鬼。

陰冷、惡狠狠地盯着他們。

奴僕們都被嚇到了,森森寒意直往頭頂上躥。

這個賤奴……好可怕的眼神!

然裴言澈卻並沒有對他們做什麼,而是將打翻的糞桶重新打掃乾淨這才離開。

他不會對他們動手,因為有朝一日,他要讓這些人跪在他腳底下哭嚎哀求!

待他離開,一群人才如釋重負般的反應過來。

他們剛剛居然被一個賤奴給嚇到了。

真是不可思議!

待裴言澈洗乾淨了衣裳上的污漬,去到小廚房時,晚膳已經結束了。

廚房裡只有一些殘羹剩飯。

可即便是洗乾淨了,他身上也有一個濃濃的馬糞味道,熏得廚房裡的人都厭惡嫌棄的看着他。

更是直接一盆狗食放在他面前:「骯髒的賤奴,快端着你的飯滾出去吃吧,莫要髒了咱們的地方。」

「若是讓公主聞見了,仔細你的皮!」

臭死了!

裴言澈低頭瞧着面前的飯食,今日的似乎要比往日的好些,至少有肉。

可正當他要端起來時,廚房小廝卻朝着他的碗里狠狠吐了口唾沫星子。

獰笑道:「世子可別嫌棄,我這可是好心給你加點兒料,才能讓你吃的更有滋味兒些!」

這一刻,裴言澈似乎再也忍不下去了。

一把掀翻了桌上的碗,冷掉的湯飯灑在地上,驚的那廚房小廝瞬間臉色大變。

「好你個賤奴,竟敢打翻了老子精心給你準備的飯菜,你以為你是誰,今天不給你點兒教訓,怕不是真以為自己是這府里的貴人了!」

小廝順手操起一旁的木棍,重重地朝着裴言澈砸了下去。

然而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而是幽幽芳香鑽進了他的鼻腔,隨之而來的還有女人那柔軟的軀體,以及一聲淺淺的悶哼。

「公、公主?」

小廝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那一棍子竟然會落在公主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