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好孕系統後,她多子多福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裴言澈有片刻的失神,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今日怎的如此反常?

小八將裴言澈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忍不住沾沾自喜。

「嗶——好孕盲盒開啟成功,對男主使用魅術誘惑技能點+1~」

「想要完成男主生子任務,就要先攻略男主的心,望尊主大大再接再厲,爭取早日完成任務哦,嗶——」

沈千月:「……」

真是只聒噪無比的好孕獸。

待她重塑金身,定要將它扒皮抽筋用來燉湯!

「嗶——感知到尊主大大有危險想法,小八將會開啟自保模式,嚴重者會關閉尊主大人的好孕盲盒技能哦!」

「……」

所謂好孕盲盒技能,就是在攻略男主的過程中隨機開出來的技能。

比如好孕丸、多胎丸、美顏豐體丸、產後修復丸、男主魅惑丸等等,以及還有好些未開發盲盒技能。

當然,盲盒的開啟也是有次數限制的,每天只能開啟一次。

剛剛對裴言澈使用的,便是魅惑丸。

不過男主就是男主,那麼點兒魅惑技能,對他造不成多大的影響,更多的還得靠沈千月自己一步步去攻略裴言澈。

雪白的手指輕輕落下,她長睫輕顫,溫柔的不像話。

「還疼么?」

她的聲音很好聽,如能蠱惑人心般。

裴言澈似感知到了她的溫柔,心裏陡然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來。

可常年被她折磨積累的恨意,是沒有那麼快就被抵消的。

「疼與不疼,不都是拜公主所賜么?」

裴言澈冷嗤一愣,他還真是個刺頭,明知道沈千月不好惹,還次次都往她霉頭上撞。

不過沈千月並不介意,畢竟她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來。

原主做的一切都和她無關,她也懶得去解釋。

「從今往後,你便與本公主同吃同住,有本公主在,無人再敢辱你。」

裴言澈卻是笑出了聲:「公主的把戲,可真是換了一出又一出,今日唱的又是哪出?」

原主愛聽戲,又酷愛折磨裴言澈,每每聽了新戲,她都要演上一番,今日這般戲碼,也不是頭一遭了。

對此裴言澈早就麻木了。

她緩緩揚唇,勾起一抹攝人心魄的笑容來。

輕聲道:「自是要你心的戲碼。」

裴言澈墨眸深邃,隱藏了諸多情緒,更藏了那瘋狂肆虐的殺意。

終有一日,他會將往日所受種種,盡數回報在她身上,再將她千刀萬剮,最後擰下她的腦袋當球踢!

刑堂里,柳玉奴受了板子後是被人抬着回來的。

今日公主府熱鬧,那備受長公主寵愛的柳公子竟被打了板子,此刻正在屋子裡大發雷霆,砸碎了所有能砸的東西。

那前來伺候的小廝更是遭了毒手,被一茶盞砸中了腦袋,頓時頭破血流,卻也只能跪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

「公子息怒,想來定是又在外頭聽了新戲,如今正演着呢。」

「演戲?演什麼戲?他裴言澈一個妓子生的賤種,作甚能與我爭公主?」

不!

不對!

就算是演戲,公主也是萬萬捨不得傷他的。

定是那裴言澈在公主面前說了什麼,才會讓公主如此待他的。

看來,這公主府是留他不得了。

晚些時候,湯藥已經熬好了,沈千月親自端了過去,那人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即使面無血色,也依舊堪稱人間真絕色。

帶着一股難言的破碎美感。

見她過來,更是厭惡的閉上了雙眼。

「怎麼,不想喝葯想就這樣一了百了?」

裴言澈忍着胸口那蝕骨翻湧的兇猛殺意,死死的握住了拳頭。

「不必勞煩公主,我自己會死。」

沈千月嘴角一抽,他這是懷疑自己在葯里下毒了?

「你且瞧着。」

沈千月淡淡一語後,直接端起湯藥來喝了一口,苦澀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

「怎麼,還是不願?」

她瞧着裴言澈那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眉心一擰,再次喝了一口,遂捏着他的下巴,俯身,低頭。

當唇上傳來那一抹柔軟的觸感時,裴言澈瞬間瞳孔地震。

內力更是在剎那間凝聚於掌心,他只需一掌下去,她就能立即斃命!

可等待他的將會是大澧朝無休止的追殺,甚至還會因此連累到他的母親。

所以他不能殺了沈千月,至少不是現在!

可當口腔中被迫渡來那苦澀的葯汁時,他甚至忘記了抵抗,連那苦味兒也快忘記了。

鼻間是少女幽幽處子香,柔軟的唇更像是唇間落在了他的心上,葯汁滑入喉嚨,纖纖玉指擦去唇上殘留葯汁。

沈千月揚眉:「滋味兒如何?是自己喝,還是要本公主繼續以這種方式喂你?」

裴言澈原本一張蒼白的俊臉瞬間漲紅,他陰狠的盯着沈千月那張妖精似得臉。

「無恥,下作!」

「公主殿下可真是令人作嘔!」

言罷,他端起葯碗仰頭一飲而盡,少許的葯汁順着嘴角一路滑到了喉結的位置,伴隨着他吞咽的動作,喉結上下翻湧。

敞開的衣衫露出精緻的鎖骨,讓人忍不住……

「嗶——尊主大人你不對勁!」

小八幾時出聲,這才讓沈千月收回了目光。

「哼,不過區區凡間男子罷了,只需得稍稍對他好些,也就拿下了。」

沈千月活了上百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這勾引男人嘛,她最在行了。

畢竟她身死道消前可是魔修,魔修天生麗質,美艷絕倫,天生就是狐媚子樣,而她沈千月,更是魔修中的極品。

不知道有多少正派修士擺到在她的石榴裙下,饒是那高高在上的神君尊者,也未必能夠躲得過。

喝完葯後,裴言澈惡狠狠的擦着自己的嘴巴,那力道,恨不能將嘴唇擦掉一層皮似得。

更像是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竟是硬生生將嘴唇擦出了血。

嘖。

還真是個硬骨頭,看來不好啃啊。

「如此,公主可滿意了?」

裴言澈斂下眸子里那駭人的殺意,長睫輕顫,下巴卻被人抬起,雪白柔嫩如蔥段的纖纖玉指輕輕摩挲着他的唇。

如此絕色的人兒,唇間沾了血,非但不覺得狼狽,反而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看上去就更想讓人把他給欺負哭了呢。